圣香

编辑:大豆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2 09:51:12
编辑 锁定
藤萍(叶萍萍)九功舞系列小说中人物,“四权五圣”中的五圣之一,其养父为赵普,亲生父亲为赵匡胤(已故),亲生母亲为笑姬(已故,北汉刺客),其他亲人还有:大哥赵瑞(养父长子)、二哥赵祥(养父次子)、上玄(侄子,上玄之父燕王乃他的同父异母哥哥)等。是容隐聿修的挚友,以其漂亮的琉璃眼最为显著。
中文名
赵圣香
外文名
Shengxiang Chao
别    名
香儿(男扮女装时自称)
国    籍
中国北宋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北宋都城开封
职    业
丞相府三公子
主要成就
平定武林洛阳之战
父    亲
赵匡胤
母    亲
笑姬
养    父
赵普

圣香基本信息

编辑

圣香人物详介

香初上舞》的男主角:圣香——玲珑,可爱,聪敏,深不可测。(在藤萍后面的“狐魅天下”系列中也有提及)
身世高贵,出自宋初宰相赵普之家,为赵家三公子.实为前朝天子赵匡胤)与一神秘美貌女子(笑姬,北汉刺客)所生.
他似乎每天都在胡闹,每天都在快乐,每天都无所事事。然而在有些时候,他会脱去玲珑的外衣,露出一种——寂灭的眼神。如琉璃一般,无喜无怒的,寂灭的眼神。通微容隐都说过,圣香是个“多情的无情人”。圣香的灵魂有一种奇怪的颜色,他看得清楚别人,别人的灵魂却无法和他交融。他所想的事往往径直超越了很多东西,隐隐约约接触到并非常人所能理解和逾越的东西。那个境界和思想都太寂寞了,所以圣香……没有知音。或许容隐懂得,然而那毕竟是不够的。圣香说,“我不爱天下苍生”,然而他保护爱他的人。所以他多情,亦是无情。保护它,却不一定爱它……这是圣香最无情之处。圣香是一个令人无法忘怀的人,至少对我如此。

圣香现在圣香

现在想来,圣香,其实一直是很寂寞的吧?从来就没有人真正地了解他,圣香,没有知音.
待得一切尘埃落定,泪水夺眶而出,圣香也还是寂寞的.被父亲逐出家门,与阿宛决裂,和大玉死别...圣香,又该何去何从?
是的,他还有朋友,却终究无家可归.
时过境迁,他的那些朋友们,都早已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他们的家,再好再温暖,也终究不是圣香的的归处.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开封府的街头纷纷攘攘,繁华如昔.而圣香,却终究是回不到过去了.......

圣香人物评析

像极了琉璃,流光溢彩,灼灼其华,却又脆弱得仿佛一碰就会碎掉。那种近乎妖异的灵动之美,美得不可方物,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去呵护,想去宝贝。
  不同于则宁的睿智,不同于降灵的单纯,不同于通微的忧郁,不同于聿修的认真,不同于容隐的大气,更不同于上玄的嚣狂。以一种完全不同于六音的妖魅演绎了一种梦幻而脆弱的美之极致。恍若眼前的,一直是哪个带着糕点香,笑得玲珑剔透的孩子,无忧无虑,只知玩闹。
  如果说宛郁月旦是美玉,忧伤得含蓄而又自持;而降灵是水晶,清澈中有着掩盖不住的深沉哀伤,却单纯得让人心疼;那圣香一定是琉璃,把悲伤掩藏在流光溢彩之中,完全看不出一点痕迹,只是猖狂而又嚣张地美丽着,带着一点孩子气的脆弱。
  你很聪明,聪明到看尽世事却依旧微笑;你很善良,善良到只是希望身边的每一个人幸福而不计较付出,只是单纯的希望并那样去做着,就像个孩子一样;因此,你也更加孤独,世人皆醉我独醒地活着,看透世人却无人懂你。
  这样的你啊,痛苦而清醒地活着,却笑面人生,又需要何等的毅力与希望,而你,却只是一个孩子般的人独自挑起,只是为了他人的幸福。
  最终,琉璃所折射出的,也只是他人幸福的光华吗?美路仑美奂,却清泠出尘。那别样的聪慧,别样的善良,是神赐给尘世最后的悲悯吗?
(刘雨秋评)
我喜欢这样的人。这样的姿态。那样的心态。我永远敬畏并为之心疼。
并且,我在他寂灭的眼神里,看到了自己的灵魂。
悲到深处恸到极致反是无声是无泪是微笑是愈加的昂扬。是不是这样活会很苦很累很假。可是有些境地它让你只能这样活——你若落下眼泪所有的脆弱所有的不甘所有的绝望都会惊醒,你若开始诉苦那么就讲着过去的不堪去迎接新的苦难因为你命轮里深深斫下的就是一轮一轮的苦痛与重压——你要怎么活?怎么活?
他在最危险最紧急的关头去抓黄鳝去看蚂蚁搬家或是说些不正经的话,所以他总是轻松愉快的,他看起来总是轻松愉快的。即使是被逐出家门,即使是重伤并独处,即使是被逼到要死,他也是轻松愉快的。他永远面带笑意仿佛那双琉璃色的眼眸里,泪水早已干涸。
古龙笔下的英雄也向来轻松愉快,他们也同在危险紧急的时候笑,调侃,不在意。但是他们表现出来的是一种意志是临战的良好心理状态。他们让我敬畏,但不心疼。他们是让人仰望让人传颂的传奇,而圣香,他有着令人疼惜令人叹息令人想与之相近彼此予求慰藉的心魂,那是让人想看到他泪水的倔强。
“身负父仇皇恩、在家国江湖中周旋、居江湖数大势力夹缝之中、深涉乱臣贼子之间的圣香——他究竟能在这波澜起伏千头万绪的复杂世界中,平衡多久呢?世事负荷在他身上是如此之重,能自由回旋的余地是如此之小,前景看来是如此黯淡,好玩成性贪吃懒做喜欢叫苦连天的圣香,究竟要被这世事逼到何等地步,才是苍天对他的终结?到他不能笑、到他哭、到——死——”
心患左脉而寿命有限,命运又不肯给他个简单哪怕卑微的身世,还有那样纯善的企愿——坏人受到惩罚、谎言被人揭穿、真相被人知道、做好事受到赞美……
他身在江湖啊……若不是那样努力让自己让别人开心,他恐怕片刻都不能得那样明亮喧嚣的快乐——片刻都不能得。
像是腐土烂泥残枝败叶中径然生出的挺拔的枝干把生命中每一分不屈都榨出来盛放得灼热灿烂。
其实李陵宴又何尝不是,他却没有圣香的善——小善,不要天下苍生只要身边的人都快乐——他只要抓住属于他的人,只要拥有强劲的对手让自己的生命爆裂般惊艳绝世,其他的,尽可以踩在脚下。
所以,真正绷住我心弦的,除却那昂扬的姿态,就是那纯善的企愿。
那是份对世间真善美的执念。也是我拿出来说就会被人当假正经当伪君子的笑话。是幼年时植根于心里的树木,我一日日长大一日日挥刀砍伐。那根脉已深扎在心底成为人格的底色,那枝叶却被我亲手斩去不会再毕露锋芒护人伤己。
圣香——我在读到三分之一时还觉得他是明哲保身的人——竟转念间为这纯善的企愿与举世为敌。
怜星惜月评)
他可以不为死人而活
但他不得不为活人而付出 [1] 
甚至牺牲自己的命
他希望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好
希望所有爱他的人都快乐
他的眼睛里永远都是琉璃色的
没有颜色
但又充满了不同色彩的感情
就像容容说的
他是一个多情的无情之人
他可以超越许多
走进一个人的灵魂
但始终没有一个人可以走进他的灵魂
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自觉不自觉地
被他保护着
却没有一个人知道
他——也是孤单的
甚至比每一个人都孤单
(佚名)
他是寂寞得,怯无法感觉到!!
他是孤单得,怯不给另人知道!!
他是开心得,因为有人关心他!!
但他也是不开心,因为他有无法治得病!!
他是多么想快快乐乐得活下去,但怯又不能.....
他得眼神是永远都摸不透得!!!
他眼前得路是黑暗得````但他怯在这片黑暗中发光!!发出凄美得光````
他是一个迷,永远都解不看得迷!!

圣香经典片段

编辑

圣香PART1

“曾经有人对我说过一句话。”圣香慢慢的说,“我一直都很想告诉你……因为我觉得我们是相同的人……”
“他说什么?”李陵宴有趣的眨眨眼。
“他说——不要为别人——而决定了自己一生的事。”圣香低声说。
李陵宴的身子又不易察觉的微微一颤。
“人可以不为死人活着、却免不了要为活人活着。”圣香慢慢的说,“这是谁也逃不了的桎梏。可是……不要以为一厢情愿纵容别人为别人辛苦为别人好,就是会让人获得幸福的手段。人和人之间并不是因为索取和付出而纠缠不清……人和人之所以喜欢在一起……是因为在一起会欢喜会快乐……会爱着人和被人爱着……如果你不欢喜不快乐、如果你只有付出而没有获得、如果你为别人吃了太多苦……”他慢慢的抬起头看着李陵宴,“那么你们在一起就是不幸福的。幸福快乐是一种大家的东西,只有你一个人付出、只有你一个人不快乐,你说他们会快乐吗?你为李家人付出了那么多,杀死了那么多的人,你们……快乐了吗?”
“你很会说话。”李陵宴微笑。
圣香也微微一笑,“你的脸色好白。”说着他继续往下说,“我只是想问你能不能做回你自己……人的寿命有长有短,要真正死而无憾、不去害怕它——只有你在活着的时候能坦然能无憾,就像小毕一样。他虽然突然死去了,可是我相信他死得并不悲伤,他这一辈子都遵从自己的心,做的都是他想做的事,他是一个真正的君子。能死得坦然并不需要人人恨你……不是么?”
“你是在羡慕毕秋寒么?”李陵宴飞快的反问了一句。
“是。”圣香凝视着他,“因为我和你一样是不坦白的人。”

圣香PART2

圣香望着他的背影,停下脚步,半晌悠悠呵了口气,抬头看星空熠熠,浩淼如海。人世苍茫如此星海,各人都怀各人的心事,各人都有各人的悲哀,对对错错恩恩怨怨、清清楚楚糊糊涂涂,也都还各自闪烁各自的光色,并不需要太多人哀怜。
繁华如死,寂寞如雪,喧闹如冰,江山如梦。
人人都以自己的理由,走着自己的路,不管是悲是喜、是对是错、是伤人还是伤己,都说不后悔……他不会也不能爱护所有人的情感,但当怀着心伤的人从他身边走过,他都有怜悯……无论是李陵宴、还是玉崔嵬
心伤的气息,对于圣香而言,是熟悉的味道。
那是花死之香,刻骨铭心,沁底冰凉。
很久以前,容容说他“达观知命,随所遇而能乐,不求己不爱世。”其实容容并不了解,他只是“假装”达观知命……经历过很多悲伤的往事,虽然他早已能用完美无暇的笑容笑出来,但那并不表示伤口就不存在……而看破……看破之后未免觉得这人世越来越寂寞、越来越索然无味。他其实不想看破世情,其实想要变得能哭泣,只不过发生了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的事——这些事和那些事搅在一起,国家的事、江湖的事、家里的事……纠缠在他身上,那些事里有那么多无可奈何……如果不能看破,纠缠在其中会很痛苦的。
遥望今夜浩淼的星海,圣香难得静静站着看星星,这一夜他笑看赵祥依然含恨的背影,突然惊觉如果他再笑下去……也许这一生一世,都不会再流泪……
曾经说过“我不会让自己难过。”
那句话究竟是一种豁达、倘或是一种诅咒?
“少爷,夜凉了,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小云换了一身夹衣出来,捂着手奇怪的看圣香,“好不容易好端端回来了,可不要把自己冻病了,老爷要打我的。” “我在这里数星星。”圣香说,星光下笑意盎然,没有半分勉强。

圣香PART3

开封,百桃堂。
施试眉看着圣香进门的样子,心里其实稍微有些诧异:这位大少爷今天居然满身尘土,那一身衣裳虽然华丽,却片片擦了灰尘瓦砾,就像突然去做了半天脚力。但圣香笑得灿烂,她没问什么,只是嫣然一笑,说聿修把人带出去了。
圣香喘了口气说:“阿弥陀佛,那本少爷也要走了。”他对施试眉眨眨眼,“眉娘啊,替我给木头说再见。”他皱眉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显然对脏了的衣服很不满意,转身就要走。
“圣香。”施试眉从三楼走了下来,缓缓地说,“除了让他帮你把人带出开封,你就再没有别的话说?”她嘴里的“他”,自然说的是聿修。
“没有。”圣香答得很快,很肯定。
“只要你开口, 无论什么事, 他都可以帮你……”施试眉倦倦地道,轻轻捋了下头发,“甚至容容、六音则宁他们全部……都会帮你,为什么你从不开口?”
圣香答非所问:“则宁……他为什么回来了?”
则宁被刺配涿州,圣香曾亲自去请,他宁愿与妻子终老涿州,也不愿要荣华富贵,却为什么突然回来……还做了广东路安抚使?
施试眉凝视他的背影,圣香面对门口,背对着她。她答得很简单:“那时你失踪了。”
圣香似乎是笑了,往前要走。施试眉追了一步,“圣香!”她喝了一声,只追了一步。
“眉娘……如果聿木头死了,你要怎么办?”圣香似乎无可奈何地闻声停步,站到了门框边沿,前面便是街道,便是无边无际的夜。
施试眉默然了一下,“我要比他先死。”
这回答答得蛮横。圣香又笑了,“那百桃堂呢?”如果施试眉死了,百桃堂数百女子如何生活?
施试眉怔了一下,圣香往前走了,“当然无论什么事,你们都会帮我,可是除了我,你们都不是一个人……我不要你们帮。”
他的背影没入夜里,最后一句话说得平淡也平静,却很决绝。圣香说话很少说得强硬,但这一句没有挽回的余地,那是早已下定的决心,不知从多早之前就下定的决心。

圣香PART4

汴京城外,朱仙镇郊。
诸葛智果然守时,这次整整齐齐带来了他施棋阁全部人马,以及当日地牢中其余十派,人数数百,摆出旗帜,坐等圣香。更有许多好事之徒,各派闲杂旁听之人一旁观看。更有人请了武林笔“千知子”坐镇,用以公示天下。
当然,他们早已听说洛阳之战,李陵宴已死,碧落宫战胜。但因为出现了许多朝廷禁军,此战究竟实情如何,只怕谁也说不清楚。碧落宫战后低调处理,绝口不提战事,江湖门派虽然心里惴惴,却也对碧落宫敬上三分,这江湖神秘之宫,果然神秘。
“听说当日被李陵宴下了‘执手偕老’的人,已经死得一干二净,没有半个活口。”诸葛智身后一位灰衣老人阴恻恻地说。
诸葛智面沉如水,他本以为生擒刘婈绝不可能。
施棋阁对面是武当几位道长,清静老道居然亲自带阵,尚有铜头陀、祁连四友、翁老六等人。而清静道长带阵的原因,却是因为少林一重老和尚现在垂眉闭目地坐在他旁边,让他心里有几分惴惴。
一辆马车缓缓驶来,马车后带起少许尘土、少许寒风。
几个人从马车上下来:容隐、聿修、玉崔嵬、则宁。
过了一会儿再下来两个人,一个是青衣素裙的女子,另一个是圣香。
几个人一走近,双方人马纷纷愕然:一个月不见,圣香居然憔悴瘦弱成了这个样子?
他一手搭在则宁肩头,脸色虽然苍白,但还是带着笑,对铜头陀等人挥挥手打招呼。铜头陀几人一迭声奔了过来,直问怎么搞成这样。圣香笑吟吟地说你没见过人生病吗?说着往地上一坐,说本少爷没力气,不起来了。
容隐和聿修皱着眉头给他垫狐裘皮袄,那日洛阳战后,大家散去,圣香昏迷了一日一夜,之后身体一直不见起色,但他精神很好,却没有当日战时的虚弱疲惫。这种状况究竟是好是坏,谁也说不清楚,他举步维艰的时候仿佛随时都可能离开,他笑起来的时候却像永远都能留在大家身边,永远都不会死。
则宁看了一重禅师一眼,把刘婈往前一推。
“阿弥陀佛。”一重禅师先开口了,“老衲今日前来,正是为了替玉施主证明,当日开牢救人之人确是玉施主。老衲回寺随即闭关,不知江湖生变,着实罪过。”
刘婈整个人在寒风里颤抖,实际上她穿得很暖和,“我替玉公子证明,那天打破我寒铁牢救人的人,是他无疑。玉公子虽说名声不好,但为人……为人却是很善心的……”
这两人一开口,诸葛智脸色青铁,千知子当场记下。虽说诸葛智狡辩说追杀玉崔嵬是为了为江湖除害,但千知子驳回说玉崔嵬自十四岁独闯江湖,只是和五位女子三位男子有过情缘,虽说偶尔杀性过重,也不见杀人成魔。奸淫掳掠采花嫖娼更是以讹传讹,毫无根据。千知子说话自有江湖史为证,诸葛智目瞪口呆,只得认错作罢,交出虎符,自认心胸狭窄,不忿被邪道妖魔所救,此时方知原来邪道也有好人。
玉崔嵬眼看着自己从“邪道妖魔”瞬间变成了“派外善人”,心里大笑,而后仰天长笑,“哈哈哈”连笑三声,“今日能见诸位狼狈相,玉崔嵬余愿足矣!圣香啊圣香,玉崔嵬有友如此,此生不虚了!”
他长笑之后,闭目坐下,垂眉低目竟有三分宝相,不再言动。
过了一会儿,少林一重禅师微微一震,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玉施主当世奇人,老衲心服。 ”
众人愕然,圣香坐在那里看他,末了微微一笑,低声道:“大玉他死啦。”
诸葛智“啊”的一声惊愕之极,“他死了?”他视之为眼中钉的魔头死了,他却只觉错愕惊异,丝毫不觉得快慰欢喜。
圣香慢慢抬起头看天,悠悠地说:“他为救大家脱险,身中蒲世东一刀,本就是致命的伤,只不过大玉内力深厚,身体又和别人不同,所以才没有当场就死……后来他被屈指良和你们追杀,为救金丹道长,再中了屈指良一剑,伤上加伤,更加无救。暖丫头说他要休养三年,其实他只剩下三年寿命……后来嘛……跟着我追踪李陵宴,再中李陵宴‘执手偕老’之毒……”他说得很平静,刘婈却“啊”的一声大叫起来: “他……可是他……给了我解药!”
圣香缓缓看了她一眼,眼神很奇异,“他若没有中毒,哪里来的解药?”
刘婈一怔,“可是……那……”李陵宴却为何要给玉崔嵬解药?
圣香的目光穿越了刘婈,继续平静地道:“而后李陵宴死了,大玉身上的毒当然也会发作,不过他中毒不深,内力深厚,所以一直没有让人看出来他中了毒。直到今日,今日……他就死了。”
满场肃然,望着玉崔嵬垂眉低目的坐姿。这个人活着的时候含笑含情,死去之后却端庄肃穆。
过了好半晌,诸葛智才问:“他既然早知道伤势无救,为何……为何……”
“为何还要如此拼命、吃尽苦头,拖到今天?”
圣香帮他接下去,淡淡地微笑,“他其实不大在乎你们怎么说他,最多有些不甘心。拖到今日才死,多半是为了我——他觉得我年轻稚气,总想要证明一些什么,他不忍让我失望,所以拖到今天,拖到你们给他证明之后才死。”他淡淡道,“他是为我,不是为你们。反正江湖说他恶,他未必那么恶,如今说他好,他也未必那么好。”
“你想证明什么?”诸葛智忍不住问。
圣香悠悠抬头看天,今日雪霁天晴,是一个清朗的天气,“我想证明好人就是会有好报,坏人就是会有恶果;无论是好人坏人,做好事都会得到赞美,说谎话都会被人揭穿,真相都会被人知道,做坏事都会受到惩罚……”他慢慢地说,“我相信只要自己的心朋友的心虔诚、善良、平静、快乐,就能够大家都开心,永远在一起玩,甚至永远都不会死……”
满场数百英豪静静地听他说着。风淡淡地吹,仿佛新春严寒的季节,那风中已带了暖意。

圣香花絮片度

九功舞》《千劫眉》(《狐魅天下》)...圣香,唐俪辞..
多少话语,怎奈只一个字便化了二人情 — 友
圣香啊圣香为了这友,你折扇轻摇眼波琉璃从不肯落泪的孩子啊~~最终耐不住这情生生落了伤心泪
为了你自己的承诺何苦逼自己离了相国府远了众人爱?你说你从不为死人活,你相信好人终会有好报!
是啊~~你是何等的聪明,何等的洒脱~~直到你的博爱终将自己禁锢在离别的岔路口,可你仍任性的选择了它。
你是个多情的无情人,因为你看得太明白因为你对自己太过残忍。你只不过想守护的是你想守护的罢了~~可是事如流沙,握得太紧流掉的越多~为了朋友你伤的太重,而你自己却不自知,因为你痛,因为你寂寞,因为你心甘情愿。纵然 如何答应了就要办到,是的你办到了,物是人非很美的结局,你流泪了,我也流泪了,你为你的友流泪意为自己,我为你的情而双泪涟涟。哪里还敢看你的话你的故事,因为明白了心痛到尽头便是微笑...那眼波玻璃折扇轻摇...
还会回来么?流走的凋谢的...繁华尽退,一缕幽魂,你说“你们都不能死,因为你们都不是一个人, 只有我,是一个人。”香儿啊~你可曾后悔你说过这句话?当你流泪时你可曾后悔过?那个向你跑来的人,那些站在你前方的人,你为了他们,而他们则是为了你,因为你爱热闹因为你是那个叫苦连天的圣香,因为你放不下众人而众人更舍不得你... 记得你在青青草地上轻唱:“希望回到过去,一直让故事继续,至少不再让你离我 而去……”所以请你再次折扇轻摇,千岁风流...作为交换条件 阿宛要唐丽辞找一个人,找一个失踪的人,那个人可是圣香你?
那个生得与你一般俊俏的唐丽辞会心一笑,他明白。因为他和你是一样的人可是他却为一个死人而活因为他身体中有他朋友的心与他的希望 —— 做一个好人,因为自己不是好人么,你不明白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所
以当柳眼恨你入骨时你仍认为自己真的错了,可是你不知道他是多么的痛,因为恨会有尽头啊~~因为他是你的友,无论他是风流店何等人物...你武功如何你自己知晓,为了那颗跳动的心脏你逼自己天下第一,天下第一啊,那是何其炫耀的头衔,又是何其危险的名目?为理下毒,为义跳崖,为情无情!蓝色冰棺,烈火烧身,武功散尽,三十六座孤坟成了你的希望!你面带微笑傲然的如天地银狐~~你太聪明,同圣香一样伤了自己仍旧低吟浅唱“何日归来,竹边佳处,等听清耳,问君茹苦,苍烟袅袅,红颜几多负,何在长亭十里诉……”

圣香番外篇 圣香结婚

秋天是金色的季节,是丰收的节日;中秋是团圆的佳节,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盛会……(以下省略三千五百字)但是,九功舞的八人一鬼却因为地域和时间的限制,不能团圆……于是……
“叽叽喳喳……”(注:鸟鸣声)
还龄忙着洗衣服,远远地扬声:“咦咦呜呜——”(注:“则宁,电话。”)
则宁清雅高贵地走过来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注:不要问手机从那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呃~唱多了),“喂?”
“则宁,中秋快乐,我也结婚了。”手机里传来圣香笑吟吟的声音,“礼物!”
则宁眉心微微一蹙,“结婚?”
圣香说:“是啊是啊,我今天要结婚,快点给我结婚礼物!”
“胡说。”则宁淡淡一笑。
“喂,我真的要结婚了!绝对是真的……”
“嘟——”则宁那边电话挂断。
“千里的路,若是只能陪你风雪一程,握你的手,前程后路,我都不问……”
姑射的手机响(注:容隐没手机),“喂?”
“嗨嗨,姑射中秋快乐,我要结婚了!我要礼物!”手机里传来圣香笑嘻嘻的声音,“容容呢?在哪里?我要结婚了!我要礼物!”
姑射嫣然一笑,“你要结婚了?姑娘是哪位?恭喜恭喜。”
“秘密。”圣香笑吟吟地,“容容在哪里?叫他接电话,我要礼物!”
“容容——”
手机那边换人,容隐淡淡地问:“什么事?”
“我、要、结、婚、了!”圣香以无比认真、慎重、正经的口气说,“我要礼物,我要你弹琴给我听,弹你死的时候弹的那首《生查子》……”
“胡闹!”
圣香继续大喊大叫:“我真的要结婚——”
“嘟、嘟、嘟……”
“十个男人七个傻、八个呆、九个坏、还有一个人人爱,姐妹们、跳出来……”
六音的手机响,“喂?”
“喂,六音啊,我要结婚了,中秋节!我要礼物,我要礼物!”圣香笑嘻嘻地,“快点祝我新婚快乐、中秋快乐,然后给我礼物!”
六音笑眯眯,“哦?你要结婚?你要给容隐做小老婆?我还以为你会给毕秋寒守寡……中秋快乐,我忙啊,要和皇眷去吃正宗苗疆中秋团圆饭,回头给你寄礼物啊。”
“喂!”圣香一句话还没说完,六音那边“嘟嘟嘟……”
“雨夜花啊花雨夜,夜里花儿缤纷坠,多么凉多么香多么美……”
通微的手机响,“喂?”
“喂,通微啊,我要结婚了,中秋快乐,中秋我要结婚,我要礼物!不给我礼物我就放火去烧你家!把你家的樱花全部烧掉!”
通微掐指一算,眉头一蹙,卦相所显:圣香真的要结婚,并非虚言。“中秋快乐。”
“礼物!”圣香无比认真又坚定的口气,“我要结婚礼物!”
“你要什么?”
“你给我一套带花园的别墅,宝马车两辆,在银行存款十亿,具有多国护照,嗯……不如你变个机器猫给我,暂时先这样。”圣香考虑着。
机器猫?”通微作法中……
居于现代的圣香家里,一个女人突然出现在圣香家里,圣香吓了一跳,“你是谁?”
那女子貌美如花气质斯文,“机器猫。”
圣香哀号一声,“通微,你弄错了啦……”
机器猫开始东张西望,轻声细语:“奇怪,怎么不见你后妈?”
圣香浑身冷汗,“我后妈……那个藤老师……出门去了,我正在她家里帮她……收拾东西……”他心里却想,那小藤老师已经被我气死很久了,这地方现在我住。
“是吗?”幸好机器猫并不计较,依然斯斯文文,“上次我向她请教什么叫做BL,她还没给我回答……”
“扑——”圣香吐血,从东喷到西从西喷到东。
好不容易送走了机器猫,圣香有气无力地打电话给最后一个人,“中秋快乐,我是圣香……”
电话那边传来岐阳的声音:“你干什么半死不活的?不是要结婚了吗?”
圣香趴在桌上聊电话,恹恹闷闷地说:“他们全都不好玩,则宁容容都不理我,通微居然连机器猫都搞错……”
“他没看过日本动画,可以原谅啦。”岐阳的声音还是很愉快,“你现在在上网吗?在X网社区结婚殿堂,你准备八点结婚吗?”
“是啊!啊,已经七点五十五了,我去注册。”圣香点开某网站的“结婚殿堂”社区,单击“结婚登记”栏目,在新郎对话框填入:圣香;在新娘对话框填入:一个无情的多情人;而后得意洋洋地点击:确定!
“叮”一声,社区跳出一条警告——社区婚姻法第二十二条:严禁和自己的马甲结婚!
“呃——”圣香本欲得意地笑,突然被那警告噎到,“咳咳……人家难得想结婚,没天理啊,竟然不给人结婚——”
此后圣香敲桌捶椅忿忿不平恨恨不已良久,估计持续一个中秋。
大宋。
容隐收到六音寄来的礼物,一个大信封,心下略微诧异:为何六音有信给他?和姑射打开一看,里面是聿修亲笔的大字:祝容隐圣香新婚快乐,以下签名:聿修、则宁、上玄、降灵于中秋佳节喜贺。
姑射冷冷地望着容隐,容隐满脸黑线,缓缓下挂……
“原来他的新娘就是你。”一阵凉风“飕”地卷地吹过,带起叶子旋转,肃杀无限。
“……”
“果然是秘密——”这女人笑得声音有点可怕。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形象 小说 其他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