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山完造寓所

编辑:大豆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2 08:35:43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虹口区山阴路2弄,即千爱里,系日商东亚兴业株式会社产业,建于20世纪20年代初。取“千爱”之名,因日文中的“千爱”两字的含义与汉语相近,有“爱之千家”之意。当时在此居住的均为日侨,寓居在3号的房主人就是内山完造。
中文名
内山完造寓所
位    于
虹口区山阴路2弄
建    于
20世纪20年代初
主    人
内山完造

内山完造寓所基本概况

编辑
内山完造生于明治十八年(1885年),日本冈山人。1913年被日本基督教会办的大阪大学眼药总店参天堂派到中国当推销员。1916年内山完造回日本结婚,随后偕夫人美喜子重返上海。他俩先在虹口北四川路魏盛里(现四川北路118弄)租屋寓居,为了贴补家用,在住所楼下开了一家小书店,取名“内山书店”,出售一些宗教、医药和进步的文学作品。随着书店影响的日益扩大,内山也逐渐闻名。1929年书店迁到施高塔路11号(今四川北路2048号)。从此,内山辞掉了推销员的工作,专心致志经营书店业务和从事写作。此时,他的寓所也从魏盛里迁到了千爱里。
从19世纪60年代起,日本侨民开始来到上海定居。20世纪初,日本人大批来到上海。虹口的北四川路、吴淞路一带已发展成日本人的居住区。30年代的上海,日本人的数量已远远超过其他国家的侨民。日本人在虹口一带除建造住宅区外,还设立神社、寺庙,建立海军陆战队指挥部等。虹口北四川路千爱里一带花园里弄住宅就是一例。内山书店后弄,即千爱里3号的内山完造寓所是幢坐北朝南的新式里弄花园洋房,砖木结构假三层,拉毛水泥墙面颇具日本式建筑风格,整幢建筑显得小巧精致。当年,房前设有木栅栏,庭院里植有红松和杉树,还疏松地种有一些花草。经过多年的沧桑变迁,现在木栅栏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砖块砌筑的矮围墙。
当时,内山完造和夫人住在这幢房子底层,外间前半部是内山先生的书房,后半部用作内室(卧房),中间用两扇拉门相隔。内室的柳安木地板上铺设“榻榻米”,被褥放在设有拉门的壁橱里。左侧一间是客厅兼餐厅。后面是厨房,当时在厨房里已配有煤气灶具。走道中间设卫生间,当时虽然已配有抽水马桶,但浴具却十分简陋,那是一只半人多高的大木桶,里面倒上温水,人就跳进去洗澡。在这幢充满日本生活气息的寓所里,内山先生全家一直寓居到抗战结束。
在这里,内山与中国进步作家结下了真挚的友情。他多次掩护鲁迅于危难之中;1928年2月,帮助受通缉的郭沫若去日本;1930年4月,陶行知遭通缉,在内山书店避居;鲁迅夫人许广平被捕,他悉心营救,担保获释;开明书店经理章血琛、总编夏丐尊被捕,也经他营救获释。为此,他多次受到日本军特机关查询。
20世纪30年代,左翼进步书籍大多被国民党查禁,由于内山书店受治外法权庇护,因此成了中日文化交流的场所和进步书籍的发行处。鲁迅著作及左翼进步作品在这里出售。内山完造三次协助鲁迅举行木刻展及一次木刻讲习班。1925年11月,内山完造先生第一本随笔集《活生生的中国》出版,鲁迅先生为其作序,内山称为“天下最好的馈赠”。1936年10月,鲁迅病逝,他发起募集“鲁迅文学奖”,被聘为《大鲁迅全集》编辑顾问。1938~1944年,内山又撰写了《上海漫画》、《上海夜话》、《上海风行》、《上海霖语》等书。1947年12月8日,国民党上海市政府蛮不讲理,在无任何证据下把内山完造先生看作是颠覆国民党政府阴谋集团主谋,强行遣返回国。
新中国诞生后,内山完造为中日友好事业奔走。他被选为日中友好协会理事长,三次代表友协访华。1959年9月内山完造应邀出席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周年庆典来华,20日突发脑溢血在北京去世,与前妻美喜子同葬于上海万国公墓。

内山完造寓所交通指南

编辑
地 址:虹口区山阴路2弄3号
交通指南:轨道交通三号线、轨道交通八号线--虹口足球场站;机场四线鲁迅公园终点站,公交18、21、70、51、52、97、139路等。
附近有多伦路名人文化街、虹口足球场、鲁迅故居、瞿秋白故居等。
词条标签:
街区路 地点 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