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尔德伯格俱乐部

编辑:大豆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4 06:17:54
编辑 锁定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的名字取自荷兰一家旅馆,由荷兰的伯恩哈德亲王(PrinceBernhard)于1954 年一手创立,总部设在荷兰西部的莱顿市(Leiden)。
中文名称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
创办时间
1954 
创办地点
荷兰西部的莱顿市
创始人
荷兰的伯恩哈德亲王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简介

编辑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相当于美国外交协会的国际版,只是其成员不单单是一个国家的公民组成,是由美国和欧洲的银行家、政治家、商业领袖、媒体巨擘和著名学者所组成。他们中的每一个成员都是由罗斯切尔德和洛克菲勒逐一捡选出来的,这些人很多同时又是美国外交协会、朝圣协(PilgrimsSociety)、圆桌协会(RoundTable)、和三边委员会的成员。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是包括欧盟在内的几乎所有欧洲联合机构的策源地,,每届彼尔德伯格会议达成的一致意见是“制定世界政策的前奏”。彼尔德伯格会议上做出的决定稍后会成为8 国峰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既定方针。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创始人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创始人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揭秘

编辑
西方媒体暗地称,欧美各国的总统、总理及其他要员
顶尖精英云集西班牙小城希特格斯召开会议 顶尖精英云集西班牙小城希特格斯召开会议
是活动着的肌肉,比尔德伯格俱乐部是驱动这些肌肉运动的大脑 5月14日,一场鲜为人知的会议在希腊Nafsika Astir Palace酒店举行。
全副武装的警察、封锁的道路、严格的安检,一辆辆车窗贴着红底黑色B字的豪华车鱼贯而入。
防贼防盗,防恐怖分子,但最重要的却是防记者。记者在这里受到警察的严密监视。如果有记者拍照,警察们会毫不客气地“保管”他们的相机。为了让好奇的记者死心,会议组织者对宾馆作了严格规定:停止向公众开放,一切客人必须退房,临时雇员回家,留守人员不准与俱乐部成员交谈,否则立遭解雇。
这是世界上戒备最森严的地方。因为这里要召开的,是第58届比尔德伯格(Bilderberg)俱乐部年会。
它是什么?他们是谁?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多少人知道比尔德伯格俱乐部是什么,当然更
title title
没有几个人知道会议内容是什么?当然,他们也没法知道。
全球媒体都对这场会议意外地表示了沉默。会议议程外界更难以知道,只是在2004年,主办者破天荒地公布了一个“官方名单”,但是人们更关心的是尚未公布的名单:基辛格查尔斯王子克林顿拉姆斯菲尔德、欧盟贸易委员、西班牙国王英国首相、BP老板布洛文尼、美国参议院议员爱德华比尔·盖茨……清一色欧美政界与商界顶级大腕,亚、非、拉则无一人入选。
参加者都是由俱乐部主席亲自邀请,而对会议安排,“不做出任何决议、表决和政策性表述”。
比尔德伯格集团年成立于1954年,名字源自第一次举行会议的荷兰一家旅馆,创立动机是鼓励北美和西欧在二战后重新崛起。每年大约有100人被邀请。年会从来不会在一个地方举办两次,时间在每年5月或6月的某个周末。俱乐部每年支付数十万美元给会议召开地政府,政府将派出军队保护会议的安全和秘密,甚至用直升机搜寻私自闯入者。
联合国秘书长丹尼斯·海利作为该俱乐部开创者之一,他说:“从来没有试图对较大问题达成一致,这里只是讨论问题的地方。”
讨论的都是什么问题?看看前几届的议题:北约发展、伊斯兰问题、能源问题、世界经济增长等。2004年凡尔赛举行的会议主题包括,伊战的法美关系、中东和平路线图、欧洲独立防务——这是最重要的顶级国际会议才讨论的,无一不是当前最重要的国际话题。
让人惊讶的是,比尔德伯格会议召开时间,往往选择在国际重大会议前夕。2001在哥德堡的会议时间在欧盟峰会议的前几天,地点都在哥德堡。2004年在凡尔赛召开的会议与5月19日的西方八国财长会议时间相差半月,开会地点只相差20分钟车程。
这一系列的“巧合”,不得不让人怀疑这才是西方世界讨论对世界重大问题之政策立场的机制,甚至是重要国际会议的预演。
做了什么?
著名地缘政治学家,曾作为记者跟踪比尔德伯格俱乐部30年的恩道尔,在他的《石油战争》一书中讲述了1973 年瑞典召开的比尔德伯格会议上发生的一段鲜为人知的秘密:
布雷顿体系崩溃最初几年,美元如断线的风筝陷入了空前危机。国际银行家紧急磋商如何挽救美元。美国金融战略家沃特· 雷维提出了一个惊人的计划,让世界石油价格暴涨400%!他们的政策是通过全球石油禁运促使油价暴涨,由于世界石油以美元定价,油价暴涨意味着世界对美元的需求相应激增。最后的结果是,“源源不断的石油美元流入”,基辛格如是形容油价的飙升。
1957年,他们为欧洲经济共同体制订《罗马条约》发挥了重要作用。
2002年春,布什政府打算在夏天入侵伊拉克,而该俱乐部希望把时间推迟到次年3月。2003年3月20日,以美国和英国为主的联合部队正式宣布对伊拉克开战。
2005年慕尼黑会议,呼吁该年度油价应该上涨,亨利·基辛格认为应确保油价在12-24个月从40美元开始翻倍,于是市场“照办”,油价翻了2倍。
2008年夏天,比尔德伯格们要求油价尽速下跌到50美元以下,结果油价在4个月后重挫至40美元以下。
Estulin,一位跟踪该俱乐部多年的情报人员,在2006年,他根据多方可接触到会议的成员提供的情报预测,美国住房市场的必将崩溃和2008年金融危机将爆发,美国楼市的泡沫破灭后果将极为残酷。
Estulin是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准确地预测次贷危机和金融危机爆发的人。而事实上,比尔德伯格2006年在加拿大会议和2007年土耳其会议上就已经做出了上述决定。对比尔德伯格俱乐部成员来说早已不是秘密,会前他们已经得到了会议议程的小册子,上面有详尽的说明。
你甚至可以想象:喝香槟的时候,英国首相布朗鲍尔森:“部长先生,您打算让金融危机延长多久?”
对于比尔德伯格俱乐部的能量,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和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是很清楚的:之前他们一直默无闻,在接受某秘密组织的培养后,在20世纪90年代初突然窜身前台。2008年底,奥巴马和不共戴天的希拉里之间进行了秘密会面。此后,奥巴马立刻“宽宏大量”地将国务卿宝座赐予希拉里。这一切,比尔德伯格隐现其中。
对此,西方媒体暗地称,欧美各国的总统、总理及其他要员是活动着的肌肉,该俱乐部是驱动这些肌肉运动的大脑。
在想什么?将做什么?
今年的比尔德伯格俱乐部,他们又在“策划”什么?
据Estulin的预测,今年年底,比尔德伯格俱乐部可能将美国的失业率设定在约14%,而目前的官方数字是8.1%。
俱乐部成员们还在酝酿未来经济复苏失败的蓝图,“诱惑投资者大举投入股市,然后在未来数月内制造出更大规模的金融海啸。”
加拿大自由新闻报告说,激进的投资者进入到股市后,(该俱乐部)将再次释放后一轮大规模衰退,将创造“大量的财物损失和灼痛今后几个月”。
让世界经历短暂的萧条,还是进入一个长达10余年的痛苦衰退,比尔德伯格们存在着意见分歧。环球财经研究院院长宋鸿兵对此的解读是,“各国政府在备受折腾之后不得不迅速放弃本国主权货币,继续拥戴美元作为世界货币。而如果有不识相的国家政府不服从“大局”,试图搞超主权货币,美国就不断地印钞票,让金融危机多拖几年,直到那些不听话的国家也俯首称臣地听命于他们。”
“不论是长期的,还是短期的,未来世界经济都将陷入几十年的停滞,衰退和贫困……或激烈的,或是平和的,但都是为新的‘世界经济新秩序’铺平了道路”,资深观察家Paul Joseph Watson说。
彼尔德伯格2009年计划:重塑全球政治经济(2009年5月26日)
彼尔德伯格集团——终极计划——全球人类控制5亿人口以下,形成“世界政府”统治强权。(多余人口将会在无形生活中被灭绝,详见土豆网视频 <阴谋论 彼尔德伯格集团(中文字幕)>。)
5月14日至17日,全球精英汇集于希腊,秘密参加彼尔德伯格年会,仅有极少数全球媒体给予了关注。大约130名全球最具权势的人汇聚一堂讨论目前紧迫的问题,并绘制明年的路线图。今年会议的主要议题是全球金融危机,鉴于本次会议的参与者也包括了许多本次危机的主要制造者,同时也包括那些准备泰然自若地“解决”本次危机的人,因此这一议题并不出乎意料之外。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待议事项

编辑
在本次会议召开之前,调查彼尔德伯格的记者Daniel Estulin通过其内部渠道获得了本次会议议程的主要事项并予以了报导。尽管这些报导无法被确证,但他和彼尔德伯格追寻老手Jim Tucker(注:Jim Tuker对Bilderberg的追踪持续时间非常长,有空可以GOOGLE)的渠道在以往均被证明有惊人的准确性。显然,今年会议的主要议题是讨论解决经济危机,即通过二选一的途径,“或者以长期的、折磨人的衰退宣告世界数十年的停滞、衰落和贫困……或者以激烈但短期的衰退为一个新的、可持续的世界经济秩序铺路,相应则伴随着主权的衰减和效率的提高”。本次会议的其他议程还包括一个计划,即“继续欺骗那些相信所谓经济反弹的无数储蓄者和投资者。这些储蓄者和投资者将在未来数月内遭受巨大损失和财务剧痛”并且“他们将对里斯本条约(译注:里斯本条约于2007年12月13日签署,是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十分重要的文件。爱尔兰在2008年6月的全民公决中未能通过该条约。关于里斯本条约的更多信息可以参阅wiki的相关词条)的立法化进程施加最后的压力,以待爱尔兰在九月或十月投出赞成票,”这将赋予欧盟对其成员国拥有广泛的权力,使其成为一个超主权的区域政府,而其成员国则相对降为一个类似于省的地位。(译注:里斯本条约规定将更多政策领域划归以“有效多数表决制”决策的范围,即便是司法、内政等敏感领域的一些政策也将以“有效多数制”表决,成员国不再能“一票否决”。但在税收、社会保障、外交和防务等主权领域,仍采取一致通过的原则。)
在会议伊始,彼尔德伯格追寻者Jim Tucker即报导,通过其内部渠道显示,在彼尔德伯格议程的中有一个关于世界卫生部、世界财政部及短期而非长期的经济低迷计划。Tuker报导,瑞典外交部长及前首相Carl Bildt“发表了一个讲话,倡议将世界卫生组织改组为世界卫生部,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组为世界财政部,该两个部门均由联合国赞助其运行(译注:没有特别说明与联合国的关系)”。进一步,Tuker报导,“财政部长盖特纳和Carl Bildt兜售了一个短期而非十年期的不景气(计划)……部分是因为一个为期十年的不景气将损害彼尔德伯格的企业家本身,”并且他们还希望拥有世界劳工部门和世界财政部,他们仍然想赚钱而为期十年的不景气将耗费他们的巨额财富因为将会没人购买他们的“玩具”……趋势是维持一个短期的衰退。”(原注2)
在会议结束后,根据Daniel Estulin的报导,“彼尔德伯格的一个主要担心在于,彼尔德伯格热衷于通过制造混乱以实现其长期计划来重塑世界的做法将导致局势呈现螺旋式上升以致失控,并且最终导致彼尔德伯格和全球精英均告失败既而失去他们对世界的控制。”(原注3)
5月21日,马其顿国际文传电讯社报导,“一份新的克里姆林宫报告(译注:原文为A new Kremlin report,我暂时理解没有引申含义)指出,彼尔德伯格集团,于上周在希望举行了其年会,西方的金融、政治和企业精英已结束其秘密会议浮出水面,而在此前,他们已订立了一份继续由西方势力主导通往世界新秩序的协议,美元需要完全被摧毁。”进一步,这份报告明确指出,“大多数西方最富裕的精英聚集于纽约参加一个由大卫·洛克菲勒主持的空前秘密会议,谋划美元的终结”。(原注4)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相关信息

编辑
亿万富翁的秘密会议
前文提及的秘密会议是“由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邀请一群全球最富裕的人所参与的空前私人聚会,讨论关于散财,”在洛克菲勒大学举行,并包括了著名的慈善家盖茨、巴菲特布隆伯格(译注:纽约市长,Bloomberg媒体的拥有人),乔治·索罗斯,Eli Broad,Oprah Winfrey,大卫·洛克菲勒及Ted Turner。一位与会者表示,“这并非秘密的(会议),”但“它是朋友和同事之前的聚会。它已经被普通人讨论了很长时间。比尔和沃伦希望偶尔能够举行。他们发出邀请然后人们就来了。”《慈善纪事》的编辑Stacy Palmer说,“鉴于目前的经济局势的严峻程度,我认为对这些慈善家聚集一堂不应感到意外”并且“他们通常不会聚集在一起并相互咨询。”这个会议的三位东家分别是巴菲特、盖茨和大卫洛克菲勒。
在会议上,“参与者都坚定地拒绝透露讨论的内容。某些人说他们之间有保密协议。巴菲特、布隆博格、盖茨、洛克菲勒、索罗斯、Winfrey及其他人的发言人均拒绝评论,尽管其中一些确认参加了会议。”报导指出,“他们讨论如何解决全球不景气问题及在经济低迷时期扩大其慈善活动。”
英国泰晤士报报导,这些“亿万富翁秘密会面以考虑他们的财富如何用于减缓世界人口的增加,”并且,他们“讨论了聚合力量去清除政治和宗教改革的障碍。”有趣的是,“非正式的下午会议非常地小心谨慎以至于一些亿万富翁的保安人员被告知他们要进行‘安全简报’。”进一步,“每位亿万富翁被给予了15分钟去陈述他们感兴趣的事宜。晚宴后,他们讨论了如何建立一个保护其利益的保护伞,”结论是“他们同意人口过剩是一个优先事宜。”最后,“他们形成了一个共识,即他们将支持一个策略,也即人口增长将被当作环境、社会和工业的巨大威胁,”并且,“他们需要独立于政府,政府没有能力阻止我们已经看到的隐约呈现的灾难。”……(原注8)
泄露的报告
Daniel Estulin报导,他通过内部渠道取得了一份为与会者准备的73页的彼尔德伯格集团会议总结报告,该报告显示与会者之间存在一些严重的不一致。“强硬派追求戏剧性的衰退和一次严重但短期的不景气,但也有一些人认为已经走得太远,如果亨利基辛格模式被选择,经济巨震的余波无法被精确地加以计算。其中则包括Richard Holbrooke。尚不知晓的是:是否Holbrooke的观点事实上也是奥巴马的观点。”一致的观点是不景气将趋于更严重,而复苏将“相当缓慢和拖延”……
以下只翻译重点部分了:
2008年的股本损失比1929年更为严重,经济衰退下一阶段的表现也将比30年代更差,主要是因为美国经济背负了20万亿美元的过度债务。除非这些债务被除去,否则健康地繁荣只会是海市蜃楼。
Carl Bildt还重申了将“气候变化”作为追求彼尔德伯格目标的关键挑战,提及经济危机像是“一代人的危机而全球变暖则是一个千年的挑战。”Bildt也建议以欧盟作为示范,扩大NAFTA(译注:北美自由贸易区)至整个西半球以形成美洲联盟(American Union)。
改组美联储
据5月21日报导,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被认为倾向于给予美联储在未来的体系中一个核心的地位。并且美联储将承担一些目前由美国证监会所承担的工作。(译注:SEC的职责由FED承担,是对于衍生产品的监管?这对于证券监管框架而言将是件大事,也可以看出证券与货币的勾连关系将会越来越密切,至少在美国是如此。)
盖特纳说,我们必须确保金融管理的国际规则与我们将在美国实施的高标准规则相一致。
美联储是一个私有中央银行,其股东由组成区域性联储的大银行所组成(最大股东为JP摩根大通和纽约联储)。这一计划赋予了一个私有银行以政府权力,即有权管理拥有它自身的银行(译注:指美联储的股东虽然是各私有银行,但其会有权力管理这些私有银行,即管理它的股东们。管理得好吗,儿子管老子?)这相当于由一个团长去保护一个由他直接向其负责的将军。好比派狐狸去守鸡棚。这些受美联储管理的私有银行对美联储的所有权是由白纸黑字所明确的。
在盖特纳加入奥巴马政府前,他在纽约联储的主席(president),而纽约联储则是公私交错且实际是由私有银行所有拥有和运行的组织。盖特纳坚持这些私有银行没有对纽约联储的政策施加干预,但他承认这些私有银行在选举联储主席(president)时有话语权,而主席(president)则是政策制定者。纽约联储的主席(chairman,译注:前述都是president,这里出一个chairman,暂不清楚两个职位的关系,了解的朋友可以讲一下)Stephen Friedman,于本月早些时候被迫辞去了chairman职务,因为他在高盛持有大量股份进而有利益冲突。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作为世界财政部
世界离由世界中央银行所支持的全球货币仅有一步之遥,世界央行的货币政策将是为了全人类。SDR(特别提款权)在任何主权政府的控制之外。
最近的报导也指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行SDRs的角色与彼尔德伯格关于美元潜在崩溃的讨论紧密相连。将美元本位转变为SDR为基础的体系将对持续运行了60年的政策造成巨大破坏。有两种途径可使得美元的地位在国际货币体系中被削弱。一种可能是渐近的、市场决定的方式,即以欧元替代美元成为储备货币。但是,尽管欧元的国际地位——尤其是欧元在金融市场中的使用——已经比它诞生时有所提高,但还很难想象在可预见的未来它将取代美元的储备货币主导地位。然而,如果美元霸权不会因市场力量而被明显削弱,至少在短期或中期如此,那么唯一的削弱其地位的方法就是通过国际协议。

彼尔德伯格俱乐部与会者

编辑
2009
海洋深呼吸 翻译
Prince Constantijn Dutch Prince 荷兰小王子康斯坦丁
Queen Sofia of Spain西班牙王后索菲亚
Philip Ntavinion Etienne, Belgium比利时王储菲利普
Joseph Akerman, Germany约瑟夫·艾克曼,德国德意志银行CEO
Roger Altman罗杰·阿尔特曼美国前财政副部长
Arapoglou, Greece 希腊国民银行行长
Ali Babacan阿里·巴巴詹,土耳其副总理,主管经济
Francisco Pinto Balsem&atilde;o 弗朗西斯科·平托·巴尔塞芒(1981-1983)葡萄牙前总理
Nicolas Baverez法国经济评论员尼古拉斯·巴维列,Nicolas Baverez
Franco Bernabè佛朗哥·贝尔纳韦,意大利电信CEO
Xavier Bertrand沙维·波特兰,法国劳工部部长
Carl Bildt卡尔·比尔特,瑞典外交大臣
Jan Arne Bj&ouml;rklund 瑞典自由党领袖,教育部部长
Christoph Blocher克里斯托夫·布洛赫,瑞士副总统
Alexander Bompar亚历山大·邦帕德,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Boten Anna 安娜·博坦,西班牙最大银行桑坦德银行行长埃米利奥·博坦的女儿
Henri de Castries亨利·卡斯特里,法国安盛保险集团全球总裁
Juan-Luis Themprian路易斯·朱利安西班牙PRISA通信集团CEO
Clark Edmunds 加拿大TD道明银行CEO夏立勤
W. Edmund Clark肯尼斯·克拉克,英国司法大臣
Luc Coene吕克·科恩,比利时国家银行副总裁
George David乔治·戴维美国联合技术公司CEO,花旗集团董事会成员
Richard Billing Dearlove 理查德·迪尔洛夫,英国军情六处前负责人
Mario Draghi马里奥·德格里,意大利银行董事
Anders Eldrup安德斯·艾尔普,丹麦石油天然气公司总裁
John Elkan约翰·艾尔坎,意大利菲亚特副总裁
Thomas Enders托马斯·恩德斯,空中客车公司总裁
Jose Manuel Entrecanales何塞·曼努埃尔·恩特卡那雷斯,西班牙基础设施企业Acciona SA的董事长
Isidro Fainé Casas 西班牙巴塞罗那储蓄和养老金银行总裁
Niall Ferguson尼尔·弗格森,生于1964年,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史学家,《货币的崛起》作者,罗斯切尔德个人传记作者
Timothy Franz Geithner蒂莫西·盖特纳,美国财政部长
Ntermot convergence, Ireland (AIV Group) Ntermot convergence 爱尔兰(禽流感病毒组)??
Donald E. Graham唐纳德·格拉汉姆,美国华盛顿邮报CEO
Victor Chalmperstant维克多·切尔泼斯坦,荷兰莱顿大学经济学教授
Ernst Maurits Henricus Hirsch Ballin恩斯特赫希·巴林,荷兰司法部长
Richard Charles Albert Holbrooke理查德·霍尔布鲁克,美国奥巴马政府阿富汗巴基斯坦问题特使
Jakob de Hoop Scheffer夏侯雅伯北约秘书长
Vernon Jordan威尔努·佐顿,前总统克林顿的顾问,职业律师,伊拉克研究小组10名成员之一
Robert Kagan罗伯特·卡甘,美国著名右翼新保守派政治家
Jyrki Katainen于尔基·卡泰宁, 芬兰总理
John Kerr, Baron Kerr of Kinlochard 约翰·克尔,荷兰皇家壳牌董事长
Mustafa Ko&ccedil;穆斯塔法·考奇,土耳其最大和最有声望的财团考奇集团主席
Roland Koch罗兰·科赫,德国黑森州州长,亲美派
Sami Cohen萨米·科恩,土耳其记者
Henry Kissinger 亨利·基辛格
Marie-Josée Kravis 玛丽·拉维斯加拿大渥太华大学经济学家
Neelie Kroes 尼莉叶·克洛伊,前荷兰交通部长,欧盟委员会(European Union Commission)反垄断专员
Odysseas Kyriakopoulos奥德修斯,希腊S&B集团
Manuela Ferreira曼努埃拉·费雷拉,葡萄牙政治家及经济学家
Bernardino León Gross弗雷斯诺·莱昂,西班牙首相府秘书长
Jessica Mathews杰西卡·马修斯,美国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智囊
Philippe Maystadt菲利普·马斯塔德,欧洲投资银行行长
Frank McKenna法兰克·麦肯纳,加拿大道明银行副行长
John Micklethwait约翰·麦克列威特,《经济学人》杂志总编
Thierry de Montbrial帝埃里·德·蒙布里亚尔,法国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Mario Monti马里奥·蒙蒂意大利博科尼大学校长,前欧盟竞争总署委员
Angela Miguel Moratinos安吉拉莫拉蒂诺斯,西班牙外交部长
Craig Mundie微软首席研究及战略官克瑞格·蒙迪
Egil Myklebust米克勒·比斯特,挪威水电CEO
Matthias Nass马蒂亚斯,德国《时代周报》副总编辑
Olive Denis奥利弗·丹尼斯,法国《新观察家》周刊
Frederic Oudea弗雷德里克·乌代阿,法国兴业银行CEO
Cem &Ouml;zdemir 塞穆-约茨迪米尔,生于1965年,德国绿党新主席,德国历史上第一个具有土耳其血统的政治精英,被称为“德国的奥巴马”
Tommaso Padoa-Schioppa 托马索·派多-亚夏欧帕,前意大利经济财政部长
Papalexopoulos Dimitris 雷帕斯,希腊泰坦水泥集团 CEO
Richard Norman Perle理查·诺曼·波尔,美国前布什政府国防部副部长,新保守主义派
David Petraeus大卫·彼得雷乌斯,美国中央司令部现任司令
Manuel Pinho曼努·埃尔皮尼奥,葡萄牙财政部长
Robert W. Prichard罗伯特·普理查德,美国弗吉尼亚州神学院教授
Romano Prodi罗马诺·普罗迪,意大利前总理,
Heather Reisman希瑟·莱斯曼,加拿大英迪戈出版集团总裁
Eivind Reiten埃文·赖顿, 挪威海德鲁 公司(挪威最大工业公司)总裁
Michael Rintzier迈克尔·荣格,捷克荣格集团主席
David Rockefeller,戴维·洛克菲勒, (犹太裔) ,洛克菲勒家族第三代掌门人,大通银行前董事会主席,现任该行国际顾问会委员,美国对外关系协会名誉主席,比尔德伯格俱乐部、三边委员会创始人之一
Dennis Ross, United States丹尼斯·罗斯,美国前外交官,克林顿时期的白宫发言人
Barnett R. Rubin巴尼特·鲁宾,美国著名的阿富汗问题专家,纽约大学国际合作中心主任
Alberto Ruiz-Gallardón Jiménez艾伯特·加利亚东,西班牙马德里市市长
Suzan Sabancı Din&ccedil;er 苏珊·萨班,土耳其Akbank银行行长
Indira V. Samarasekera 英迪拉·萨马拉塞克拉博士,加拿大艾尔伯特大学校长,加拿大最大银行丰业银行董事
Rudolf Scholten鲁道夫·薛尔顿,前奥地利教育科学文化部部长
Jürgen Stemp 约尔根 ,德国
Pedro Solbes Mira佩德罗·索尔韦斯,西班牙第二副首相兼经济和财政大臣
Sampatzi Saraz 土耳其银行家
Sanata Seketa萨纳塔,加拿大大学
Lawrence Henry Summers劳伦斯·萨默斯,奥巴马总统的首席经济顾问、被看成是“救火队长”的美国经济委员会主席,曾在克林顿政府担任财长,担任过哈佛校长
Peter Denis Sutherland彼得·萨瑟兰,
WTO前总干事 ,现任英国石油BP公司主席,高盛国际董事会成员,苏格兰皇家银行集团董事,三边委员会和欧洲圆桌会议领导委员会委员,长期的比尔德伯格俱乐部成员
Martin Taylor马丁·泰勒,前英国巴克莱银行CEO,现任瑞士农业化学品生产巨头先正达公司主席
Peter Thiel 彼得泰尔,生于1967年,皮特·泰尔,掌管着一个总资金达3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他是一家新风险投资公司的创始人,被称为“自由市场”的天才
Matti Taneli Vanhanen马蒂·万哈宁,芬兰前总理
Daniel Lucius Vasella丹尼尔·魏思乐,瑞士诺华制药公司总裁
Guy Verhofstadt维霍夫斯达,比利时前总理
Paul Volker, the US保罗·沃尔克,生于1927年,美联储前任主席,奥巴马高级经济顾问
Jacob Wallenberg雅戈布·瓦伦博格,瑞典的“无冕之王瓦伦堡家族的第五代继承人,银瑞达公司董事会主席 (瓦氏家族与中国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
Marcus Wallenberg马库斯·瓦伦堡,瑞典瓦伦堡家族的第五代掌门人
Nout Wellink魏霖克,荷兰央行行长
Viser Hans汉斯·菲瑟尔,荷兰政治家
Martin Wolf马丁·沃尔夫,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
James Wolfensohn詹姆斯·沃尔芬森,世界银行第九任行长
Paul Wolfowitz, United States保罗·沃尔福威茨,世界银行第十任行长
Fareed Zakaria法里德·扎卡利亚,美国《新闻周刊》主编
Robert Zoellick罗伯特·佐利克,世界银行第十一任行长,曾任高盛总经理,美国常务副国务卿
Dora Bakoyannis多拉·巴科扬尼斯,希腊外交部长
Anna Diamantopoulou 安娜,希腊国会议员,前欧盟委员会委员
Yannis Papathanasiou雅尼斯,希腊前财政部长
Georgios Alogoskoufis,乔治·阿劳格斯古费斯,希腊经济部长
George David 可口可乐HBC公司董事会主席,希腊国防和外交政策研究所成员
参考文章来源:
Bilderberg 2009 Atterndee list
感谢该文所提供的与会者名单中大多数成员在维基百科上的简介链接
译注: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与洛克菲勒家族的关系有兴趣可阅读威廉·恩道尔的著作《石油战争》与《粮食危机》,比尔德伯格俱乐部在《石油战争》一书中有大篇幅的介绍。
2009比尔德伯格会议议程
海洋深呼吸 翻译
据比尔德伯格资深调查记者吉姆塔克透露,2009年比尔德伯格的议程中包括计划建立一个全球卫生部门和一个全球财政部,以及计划缩短此轮经济萧条的周期而不是长时间的衰退。
塔克在亚历克斯的节目中说,瑞典前首相和定期出席比尔德伯格会议的卡尔·比尔特发表讲话,主张将世界卫生组织转变为世界卫生部,并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转变为世界财政部,两者理所当然由联合国支持。
塔克表示,此主张如果实现将大步推动世界政府的成立——这就是比尔德伯格俱乐部的最终目的,曾经几成定局但在过去十年遭到了某些挫败。
塔克说,比尔德伯格俱乐部热衷于通过经济危机以及流行疾病造成的社会问题,来为中央集权制辩护。
比尔特谈论了长期以来一直是比尔德伯格议程内容之一的议题——征收全球税,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下征收碳排放税。
全球税将逐步采用然后直接支付给联合国,在其上涨之前首先会当作一种几乎不太被人注意的汽油税。
关于去年在爱尔兰遭选民否决的《里斯本条约》,塔克说,比尔德伯格俱乐部正计划派代表与爱尔兰政治领导人私下协商,力求使该条约通过。欧盟要求该条约必须获得所有成员国的批准才能生效,爱尔兰选民今年将被要求再次就该条约进行公民投票,尽管他们去年曾经拒绝。
塔克表示,今年的比尔德伯格会议有个关键议题是要争取奥巴马总统推进参议院对《国际刑事法条约》进行表决,并最终正式批准。
这是他们的策略,许多美国左翼民主党国会议员确实想通过《国际刑事法条约》,他们只是害怕人们会非常强烈地反对放弃国家主权,他们不敢投赞成票,怕被批评为政治懦夫,所以奥巴马甜言蜜语地对他们说,不用担心,我们将在2010年的参议院竞选后拥有更多自由左派席位,那么,在2011年1月,当新参议院席位确定后,您可以在某个周六的晚些时候签字批准,这样,周日早晨的报纸就来不及评论,周日的脱口秀节目也来不及重新安排... 政治上的报复将无法施展。
(译注:自由左派liberals——社会角度是自由派,经济角度是左派。)
塔克肯定了Daniel Estulin率先发布的信息,及比尔德伯格俱乐部正讨论是否让经济快速见底或是拖入长期衰退。
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和瑞典外交部长卡尔·比尔特之所以称这次衰退只是短期的而不是长达10年的,部分原因是因为长达10年的衰退也会损害比尔德伯格内部成员的企业,他们仍然希望有一个全球劳工部和全球财政部,他们仍想赚钱,太长的衰退将使他们的企业付出巨大的代价,因为没有人买他们的东西……他们的倾向是维持短期衰退的看法。( 到底是长期还是短期?)
塔克在结论中表示,比尔德伯格的成员们今年所面对的形势似乎很严峻,“对他们而言,情况正变得糟糕,美国人做出反应,欧洲人也作出反应,他们的计划因此受阻。”
译注:
曾于1991年至1994年期间担任瑞典首相的比尔特,于2006年10月被邀入赖因费尔特内阁担任外交大臣。这个“屈身”的决定曾让外界难解。然而,通过观察比尔特在国际冲突领域所积累的实力和声望、以及他在美欧核心智库圈的持续存在和影响力,就不难理解他的选择。
比尔特曾于1999年被联合国前秘书长安南任命为巴尔干问题特使;他是美国智囊机构兰德公司首位非美国人的董事会成员;另外,比尔特还在诸多权威智囊机构,比如纽约的外交关系委员会(CFR)、伦敦的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以及研究欧盟事务的两大核心智库——欧洲改革中心(CER)、欧洲政策中心(EPC)中担任过董事职务。
词条标签:
组织机构 社会团体 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