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主义

编辑:大豆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5 08:21:51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裸体主义一般指天然主义
本词条缺少信息栏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天然主义,来自「自然」(Nature) 这一词。但「自然主义」(le naturalisme)多被用于文学及艺术的手法或派别,「天然主义」(le naturisme) 泛指涉及回归大自然的生活哲学,即:裸体主义。
根据阿格德角在1974年作出的定义,天然主义是「和大自然和谐共存的一种方式,以集体裸体的方式促进尊重自己、尊重其他人跟尊重环境的态度。」奉行天然主义的人被称为天然主义者 (le naturiste)。

天然主义解释

编辑
天然主义 (le naturisme)裸体主义 (le nudisme)是一种文化运动与政治运动,倡导和维护在私人和公开场合的
老卢卡斯·克拉纳赫的作品《黄金年代》 老卢卡斯·克拉纳赫的作品《黄金年代》
裸体社交活动(social nudity)。这个名词也用来指称:以个人、家庭或社会裸体主义为基础的一种生活方式。
法文的天然主义,来自“自然”(Nature) 这个词。但“自然主义”(le naturalisme)多被用为文学及艺术的手法或派别,“天然主义”(le naturisme) 泛指涉及回归大自然的生活哲学,即“裸体主义”(le nudisme)。
根据阿格德角在1974年作出的定义,天然主义是和大自然和谐共存的一种方式,以集体裸体的方式促进尊重自己、尊重其他人跟尊重环境的态度。奉行天然主义的人被称为天然主义者 (le naturiste),但通常以裸体主义者(le nudiste)更易为人所理解。
天然主义在欧洲有不少海滩被设定成【仅限天然主义者逗留的天然主义营】俗称为“天体营
裸泳的古典相片,摄于澳大利亚达尔文 裸泳的古典相片,摄于澳大利亚达尔文
(le camp naturiste)。 在美国,有几个其他词汇被提出,以替代天然主义这个词,例如“社交裸体”(social nudity)、“公开裸体”(public nudity),以及更近的“无衣自在”(clothes-free),但这三者受到大众接纳的程度,都不及于这个较久远的词汇“天然主义”。
天然主义从哲学上讲,有许多个源头,即使说回归自然、创造平等的概念也常被引述,但是其中有许多可回溯到二十世纪初德国的健康与健身哲学。这个理念从德国传播到英国、加拿大、美国以及其他地区,在那些地方,一个由许多俱乐部所构成的网络发展起来。德国天然主义(Verband für Freikörperkultur [DFK], German naturism) 的模式是推广裸体主义家庭和休闲运动,DFK是德国奥运体育协会(German Olympic Sport Federation, DOSB) 的会员。在另一方面,法国裸体主义的发展立基于大型旅游区。这个概念接下来影响魁北克,然后是美国。后续的发展是裸体主义观光,其中裸体度假村被建起来招待裸体旅游者,而没有任何本地人参与其中。这种概念在加勒比海最显著。
最近,裸体海滩(或无衣自在海滩)以及其他类型的裸体主义者活动,提供许多未加入俱乐部的人们,得以参与天然主义者活动。
天然主义对于某些人以及历史上的不同时代而言,可能包含各种情色层面,即使说许多当代的天然主义者与天然主义组织主张,天然主义并非如此,然而大众与媒体经常过度简化天然主义与情色的关系。

天然主义当前

编辑
天然主义这个词,最早是在1778年,由使用法语的比利时人Jean Baptiste Luc Planchon (1734-1781)所
这个游泳池标示牌显示,不需要穿着衣服入内 这个游泳池标示牌显示,不需要穿着衣服入内
提出。这个概念受到提倡,成为改善天然生活型态( 'l'hygiène de vie', natural style of life)与健康的策略。 依据国际天然主义联盟在第十四届大会(法国 Cap d'Agde,1974年)所采用的国际定义。天然主义是指:“一种与自然相和谐的生活方式,透过社交裸体来表现,而且其特征在于不同意见的人们的自我尊重,以及对于环境的自我尊重”。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天然主义型态,甚至每个俱乐部都有自己的特性,对我们人类来说也是如此,我们每个人具有自己的个性,反映在我们的环境中"
这些术语的用法与定义,依据不同的地理位置和历史而异。然而在美国,天然主义(naturism)和裸体主义(nudism)有非常相似的意义。在英国则有相当明显的区别裸体主义是“变成裸体的行动”,但天然主义是一种“生活型态”,在不同的时机拥抱自然、环境、尊重他人、自我尊重、工艺、健康饮食、素食、绝对戒酒、不吸烟、瑜珈、运动与和平主义,以及裸体。
天然主义者的用语:“穿纺织品者”(textilist)一词用于描述某个不是天然主义者的人,或其行为还未达到天然主义者。例如:“他在(天体园区)待了一个星期,却一直都还是个穿纺织品者。它也被当成一个形容词使用,来描述一个不容许自然主义的设施,例如:“从这面旗帜开始就是穿纺织品者海滩”。“可穿可不穿”(clothing optional)或“可裸可不裸”(nude optional,这是美国特有的)描述的是一个政策或是一个地点,容许或鼓励裸体,但容许穿衣服。反面是“强制穿上衣服”(clothing compulsory),换句话说,不允许裸体,因此需要穿衣服。无衣自在(clothes free/clothes-free)用作形容词,来描述允许天然主义的情况,反之则是在一个穿纺织品者的环境中。
裸体运动包括许多类型,“天然主义”、裸体主义、FKK(Freikörperkultur)、裸体海滩(自由海滩)运动,以及普遍化的“公共土地 / 公开裸体”宣传。这些个别运动具有大量的共同历史和共同主题、议题和哲学,但这些运动之间的差异仍存有争议。

天然主义类型

编辑
卡尔·拉森的作品,模特儿正在写明信片 卡尔·拉森的作品,模特儿正在写明信片
人们以各种不同方式实行天然主义:Marc Alain Descamps在他以法文写成的研究中,将这些类型分类为:个人裸体、家庭中的裸体、野外裸体、社交裸体。我们再加上激进的天然主义者(militant naturist),也就是抗争或极端的天然主义者。
个人或家庭裸体
个人经常在其家中或庭园裸体,有的是单独,有的是与家庭成员一起。
加拿大的调查显示,39%的加拿大人可能会或是曾经在房子四周裸体行走。在卑诗省,则是高达 51%。个人的裸体也可包括裸睡,有时被视为有益健康,因为事实上,当在床上裸体,可以更容易放松熟睡,导致更长时间与更舒适的睡眠,但它也可能出于舒适的理由。
社交裸体
社交裸体是在一个社会情境之中的裸体,可以在家里与朋友,或是与熟人在裸体场合或设施,如一个裸体俱乐部、社区、活动中心、天然主义者度假村或其它设施。(在这里,社交裸体这个词的定义较为松散,而且存在着一些区域差异。在天然主义场合或场地,人们通常可自由选择是否穿着衣服,除了在某些期望人们在天气允许下必须全裸的游泳池或日光浴草坪。这个规则有时是某些天然主义者争论的原因所在。基于健康和安全的规定,在一处天然主义设施的工作人员,有时被要求必须穿衣。
天然主义设施的类型有许多区分方式。一处“自有土地的”(landed)或“会员共有的”(members')的天然主义俱乐部拥有自己的设施,而“无土地的”(或四处游走的) 俱乐部则是在不同地点聚会,例如私人住宅、游泳池、温泉、自有土地的俱乐部与度假村,以及租用的设施。自有土地的俱乐部可由成员以民主方式经营,或由一个或多个土地拥有人订立规则经营。在两种情况下,他们可以决定成员资格标准以及成员的义务。这通常包括维持或发展这个营地所需的工作。
家庭享受裸泳乐趣 家庭享受裸泳乐趣
某些天然主义俱乐部的入会规定,比某些传统的“乡村俱乐部”更严格,包括要求提供身份资料、一位会员推荐、一段试用期会员、俱乐部委员会审核通过,以及(或是)犯罪前科记录调查。英国的俱乐部现在要求执行儿童保护政策,并指派儿童保护人员。有许多俱乐部提倡经常举办社交活动。
国际天然主义组织以往主要由自有土地的俱乐部所派遣的代表所组成。“裸体主义者殖民地”(nudist colony)已不再是一个受到人们喜爱的词汇,但这个词汇被天然主义者用来揶揄那些入会标准并不宽松的自有土地俱乐部,并用在讨论天然主义者网站的后资料研究之中。
度假中心(holiday centers)系指一处设施,专门提供公寓、农舍与露营营地给来访的度假游客。该中心以商业型态运作,游客不是会员,且不参与经营。大多数的度假中心希望游客持有国际天然主义联盟(INF)的会员卡,换言之,属于自己国家天然主义组织的会员,但有些度假中心已放松这项限制,只要持有交易卡(trade card) 即可。渡假中心的规模可能相当小,只有几英亩,最大的可能占地三百英亩。大型度假中心会配备游泳池、运动场、一个娱乐配套行程、孩童俱乐部、餐厅与超级市场。某些度假中心允许常客购买自己的农舍,同一家庭的几代人都会造访这里。
对欧洲人而言,一处天然主义度假村基本上是一座将天然主义视为常规的都市发展计划。例子包括法国的Cap d'Agde,加那利群岛 Lanzarote的天然主义度假村Charco del Palo、 以及西班牙维拉(Vera)。 在那里有公寓式楼房,其中有一些是私有的与长期租用的房间。某些住客一年到头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人们可以找到在一处小镇的所有常见设备。美国人的用法,天然主义度假村可能意指一处假日休闲中心。
Freikörperkultur (FKK) (参阅德文维基条目article in German)字面上翻译为解放身体文化(free body culture),是德国这种普遍的运动的名称。这个缩写FKK广为欧洲人所认识,并且经常出现于非正式的路标上,指向一处偏僻的天然主义者海滩。
裸体海滩
在法国Cap d&amp 在法国Cap d&amp
在裸体海滩(或自由海滩)是可穿可不穿的。某些海滩在人们记忆所及,一直是无衣自在的地方,而且它们的地位已经变为官方核可的裸体海滩;然而其他海滩,就算是没有官方核可,也在地方当局的容忍之下,成为非正式的裸体海滩。在某些欧洲国家,例如丹麦挪威,所有的海滩都是可穿可不穿的,而在德国则在公园内设有天然主义日光浴专区,例如慕尼黑的Englischer Garten#Schönfeldwiese。 以及柏林[5]。 在一处裸体海滩日光浴,其特色就是匿名性,在那里不需要经过详尽申请过程的俱乐部成员身分,也不需要预先登记。
虽然自由海滩是脱离各国的自然主义者组织而发展出来的,这些组织也受惠于这些海滩,并协助它们成为合法,而且透过出版来提供关于可接受的天然主义行为指南。在北美地区,“自由海滩运动”(Free Beach Movement) 就是一个群体的名称,它反对正式的裸体主义者组织“美国裸体休闲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Nude Recreation)的领导,并成立敌对的群体“天然主义协会”(The Naturist Society)。
其他的裸体活动
裸体野餐 裸体野餐
人们以裸体方式从事许多活动,有的以个人,有的以群体。这些活动包括裸泳(nude swimming,有时称为skinny dipping) ,可在河流、湖泊、水坑或其他水体中;裸体呼吸管潜泳以及裸体跳水;裸体独木舟或裸体皮艇;在偏僻乡间的裸体健行; 裸体骑马或自行车;以及其他传统的体运动活动。
抗争型的天然主义
Vincent Bethell推行“自由做你自己”运动(争取公开裸体的权利)
裸体自行车游行组织, 集体的可穿(衣)可不穿(cloth-optional)的自行车组织,但大部分是天然主义者,抗议对石油的依赖以及骑自行车者的易受伤害。
●无泳衣日(Day Without Bathing Suits),2007年始于西班牙,2009年起扩展到全世界。
●史帝夫·高(Steve Gough),英国人,2003年裸体从英国最北端走到最南端(Lands End to John O'Groats, 874 英哩[1,407公里]) 。
斯潘塞·图尼克 (Spencer Tunick),在世界各地招募志愿者,从事大规模裸体摄影。
●马克史托瑞(Mark Storey)是美国天然主义常务委员会(Naturist Action Committee)的成员,这个委员会由鲍勃莫顿(Bob Morton)所领导,是“天然主义协会”的一个姐妹机构。他在美国华盛顿州西雅图和丹尼尔强森(Daniel Johnson)共同创立了“身体自由协进会”(Body Freedom Collaborative),其目标是透过“游击队式的恶作剧”,吸引人们注意需要合法的可穿可不穿海滩。
●埃米尔 · 阿尔芒(Émile Armand):法国无政府主义者?
●加拿大卑诗省的性党(Sex Party),提倡正常化看待人体的所有部位,并且为性器官去污名化。它将提出法案,规定所有面积大于一公顷的公园、海滩都必须指定某些区域,保留给裸体主义者。
●荷兰政党“和睦爱情、自由与多样性党”(Naastenliefde, Vrijheid en Diversiteit)提案立法,使得在每个地
西班牙萨拉戈萨裸体自行车游行组织活动 西班牙萨拉戈萨裸体自行车游行组织活动
方公开裸体成为合法,只要求人们准备一条毛巾,当他们打算坐在公众使用的座椅时,先铺在上面。
●“一丝不挂!”(Starkers!),在伦敦兴起的酒吧文化与天然主义。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成立不久旋告解散的“天然主义生活型态党”(Naturist Lifestyle Party),旨在“使天然主义充分进入公众眼中,为天然主义者和生活方式,争取公共资源的公平分配”。

天然主义哲学

编辑
桑拿 (1802) 桑拿 (1802)
“天然主义”有许多不同的哲学源头,而且对于不同的人们而言,意味着许多事情。并不存在着一个统一的定义。
INF提出下列定义
“天然主义是一种与自然相和谐的生活方式,透过社交裸体来表现,而且其特征在于不同意见的人们的自我尊重,以及对于环境的自我尊重”。 在光谱的一端是裸体主义者,他们只是享受一种裸体生活方式,在另一端则是天然主义者,他们深深抱持着信念,并且将共同裸体仅仅看作许多重要原则之一。
INF的定义是一个折衷方案,自一九七四年以来就已保持至今。在这个定义之中,你可以看到这些元素:“生活方式、与自然相和谐、社交裸体、自我尊重、不同意见与尊重环境”。
裸体哲学与宗教裸体
在西元前第四世纪,亚历山大大帝在印度遇到成群的流浪裸体神圣男子,他称之为“裸体哲学家”。(希腊文:gymnos意指裸体;sophist意指知识)。哲学家Onesicritus研究他们的信仰和生活方式。怀疑论皮浪受到影响,而将裸体融入他的哲学。这些裸体哲学家是兴都教徒(Hindu),却是耆那教与Ajivika的僧侣。在宗教中裸体,或是实行裸体做为一个表述,他们已放弃了所有的世俗物品。对希腊人而言,裸体不是一个新概念,正如奥运会 (创立于西元前776年)是完全男性且裸体的活动。英文的体操(gymnastics)和体育馆(gymnasium)使用同一个语根(希腊文的'gymnos')。
最初的英国天然主义者,采用裸体哲学这个名称,做为一个轻轻伪装委婉语,来称呼他们的休闲活动。英国裸体哲学协会于1922年成立,并在1926年变成新裸体哲学协会;他们在Bricketts Wood购买土地,成为英国第一个裸体殖民地。第一届的成员之一是Gerald Gardner,他在1945年在附近成立“五英亩俱乐部”,表面是一个裸体俱乐部,但实际上是威卡教的门面,这是由于直到1951年为止,巫术在英国都是非法的。
Digambar是印度耆那教的两个主要分支之一,保持仪式裸体(skyclad)或赤裸,不过它一般都由男性所施行。Digambar意指'以天空为衣'。威卡教已采用这个字眼,并以仪式裸体执行他们的仪式。
在历史上,诺斯底主义的一个教派Adamites采行宗教裸体。
另一个教派Doukhobors,从俄罗斯迁移到加拿大西部。他们采行或曾经采行偶一为之的裸体,或在农场里工作时。加拿大Doukhobor有三个支部,其中一个支部的成员,小型的激进“自由之子”(政治团体),从1900年代开始,在集体示威时公开脱去衣服,以抗议政府试图同化他们的政策。 目前,基督教天然主义(Christian naturism),包含许多不同的成员,他们关联到大多数的基督教派。虽然他们具有各自不同的信念,但有一个共同主题,基督教的许多成分已经曲解关于伊甸园的事件,而且上帝对于亚当和夏娃用无花果树叶遮盖身体感到不悦。 天然主义者的理想
有许多团体组织起来,以实践他们的梦想,其后由于一些原则问题而分裂。有许多关于不同群体之间的这些原则差异的例子,往往导致有两个或更多的国家层次组织。这里提出从Descamps所撷取的尚不齐备的一张清单,列举结合了各类型天然主义者的理念,后来也成为他们彼此激烈争论的焦点。
●与野生动物和平相处—具有生态意识。
●与环境和平相处— 成为一名环保运动者。
●健康—沐浴在阳光、新鲜空气与洁净水之中 (沐浴疗法[balneotherapy]、海水疗法[thalassotherapy]、照明疗法[heliotherapy]),以及瑜珈、太极拳
●健康饮食—减少酒类、肉类、香烟、药物的摄取。寻找健康食物并采取健康食用方式,以预防肥胖。这可延伸到禁酒(teetotalism)与素食或纯素食主义饮食习惯。后两者也连接到尊重环境。
●农业----避免不必要的肥料与转基因生物(基因工程)。反对高密度的集体畜养家畜或家禽(factoryfarming)。
●医疗 — 应是自然疗法,如果无法做到完全的顺势疗法的话。
心理治疗—做为一种影响个人改变的途径。
●和其他人的合谐相处—平等和尊重。一种反战、支持普世政府的立场。
●教育学—儿童应当受到平等尊重,而不是被施予恩惠。
灵性—人只不过是一种动物,而且在宗教中裸体(裸体在宗教占有一席之地)。
●衣着—裸体主义,因为衣服是不必要的、不健康的,并会建立社会障碍。
●体育—以发展一个健康的身体。
●艺术—应发挥个人的天份,而不是做为经济获利的手段。
●旅游—以了解其他人群的文化,专心于露营以持续接近土地。
自由—没人有权告诉他人或自己的孩子,他们必须穿衣服。
●污染—减少衣服穿着,进而生产与维持一些降低碳足迹的方法。
其中一些思想已成为主流。其他已被人们悄悄地忘记。人们通常同意在天然主义者之间,没有情色与公然性行为的空间,而且事实上,这些行为与天然主义的理想背道而驰。
天然主义与浪漫主义者
美国作家华特·惠特曼是一位裸体日光浴者:
我从来没有这么靠近自然;她从来没有这么靠近我。…自然是赤裸的,我也是。...甜蜜、脑筋清楚,我依然在自然中裸体!----啊,如果在都市中贫穷、生病、淫乱的人们,可能因此而再次认识自然!裸体不是不雅吗?不,它根本就不是不雅的。你的思想、成熟、恐惧、体面,才是不雅的。心情不好时,我们的衣服不仅令人感到过度厌烦,而不愿意穿上它,而且它本身也是不雅的。 亨利·戴维·梭罗的名句“世界存乎野性”(In wildness is the preservation of the world),出自散步 (梭罗):
我们假使以任何的人类虚伪污染想法来接近这个自然面向的话,就不能充分理解它。假使我们允许人造物品,像是衣物,来干涉我们与自然之间的接触,自然将会躲避我们。想要理解自然,我们必须彻底赤裸。 天然主义是1800年代晚期的一个文学运动的一部分(请参阅安德烈·纪德的著作),也特别影响当时的许多艺术运动,特别是亨利·马蒂斯及其他 野兽派画家。这个运动依据的概念是法国的“生命乐趣”(joie de vivre),这个概念是指自由沉迷于物质感官、直接经验与自发的生命取向。这个运动后来被称为自然主义。 为了健康而实行的天然主义
德国天然主义来自于Lebensreform 运动。1896年从柏林Steglitz兴起的Wandervogel青年运动,提倡健身与活力的概念,这是由民族主义的思想所激发的,反叛其父母的思想。在此同时,推行自然治疗运动的医生们,使用照明疗法,让病人曝晒在日光下,来治疗肺结核、风湿病与淋巴结结核。(已经证实的是,阳光曝晒有利于一些皮肤状况,并使身体得以产生维生素D)。
●Arnold Rickli,一位瑞士籍医生,在1853年,于斯洛文尼亚的Bled小镇开设日光浴诊所。
●德国人Heinrich Pudor在他的书Nackende Menchen und Jauchzen(裸人和人类的未来),讨论关于改善社会卫生的方法,然后论及Nacktkultur (裸体门派)。它规定了一套严谨的生活方式与裸体。
●德国人Paul Zimmermann,在卢贝克开设Freilicht园区,开放给那些信服于裸体门派的人们。
●德国人Richard Ungewitter撰写的Die Nacktheit (裸体)一书,卖出90000本,订明一个类似的乌托邦生活型态,在那里每个人都会是裸体的,仅仅吃蔬菜,禁绝饮酒与吸烟。在他的乌托邦,每个人都是蓝眼金发的日耳曼人。
●德国人Adolf Koch,一位左翼的小学老师,试图使用社交裸体将人们从耽溺于制约的权威解放出来,这种权威将普罗大众掌握在对其主人的顺从之中:家长权威、教会的温和专制主义、传播媒体及维持法律和秩序的机构。 他在1920年代于柏林的学校采行有机韵律运动。在1932年,有大约十万德国人参与天然主义,其中有七万人在Koch的Körperschülen学校。
●瑞士人Werner Zimmermann,鼓吹反对身体的罪恶感,并鼓励裸体教育。他力求消除身体的罪恶感,并鼓励开放和终结对人类精神的压抑,他认为这种压抑是性偏差的导因。
●德国人Hans Surén在陆军教授裸体健身操五年,其后被迫离开,他于1924年写过Mensch und die Sonne (男人与太阳)一书,一共再版61次。其后,在1936年,Surén 提倡体育运动与天然主义作为创建一个纯种的德国人的方法。 在1940年代早期,他不受到欢迎并且被逮捕。到了1945年,他变了样子,而且撰写宗教文本。虽然他从未成为任何FKK俱乐部的会员,他在1952年,被授予德国Verband für Freikörperkultur (DFK)的荣誉会员。
●裸体主义者成为德国左翼政治中的一大部分。劳工运动组织的Proletarische Freikörperkulturbewegung 分部有六万名会员。
随着人们逐渐关注皮肤癌的问题,涂防晒是现在天然主义文化的一部分。
天然主义与平等
很多人说,在群体中裸体使他们感到自己的整体更被接受;包括身体、知识与情绪。他们说,他们往往更能被他人所接受,尽管彼此有着年龄、体形、体质和健康上的差异。没有了衣服,一个人的社会阶级通常被遮掩了。他们感觉与人们更团结,较少考虑到个人的财富、地位、国籍、种族和性别。

天然主义社交裸体的历史

编辑
在社会情境中的裸体,已由许多个文化在所有的时代中以不同形式实行。最常遇到社交裸体的情境是沐浴、游泳、桑拿,无论在单一性别的群体,在家庭中,或混合不同性别的朋友。 很难确实指出天然主义开始成为一个运动的时间。1903年保罗·齐默尔曼(Paul Zimmermann)在德国汉堡附
Max Koch, Freilicht, 1897年 Max Koch, Freilicht, 1897年
近开设了第一家天然主义俱乐部,名为”Freilichtpark”。到了1951年,各国的联盟结合起来,成立 国际天然主义联盟。某些天然主义者倾向于不加入俱乐部,而且在1945年之后,出现了一些压力,指定某些海滩供天然主义者使用。直到2000年为止,这两个群体并未合作。 在二十一世纪,随着不断改变的休闲模式,商业机构开始设立度假村,吸引一些预期一定标准的天然主义者,必须相等或超过穿纺织品者渡假村的舒适和美观程度。
天然主义哲学的传播与正式社群的兴起
目前已知最早的,以“西方”定义的天然主义俱乐部,是于1891年于英属印度成立。这是由查理斯·爱德华·戈登·克劳福德(Charles Edward Gordon Crawford)所创办,他是一位鳏夫,曾任一位区长并兼任位于塔纳(Thana)的孟买公务员服务中心法官。这个俱乐部存在的证据,只存在于他寄给朋友的几封信,这个俱乐部有三位会员,据报于1892年关闭。
在二十世纪初期,有一系列的哲学论文在德国发表。Heinrich Pudor博士,以Heinrich Scham的假名,撰写了一本名为《裸体文化》(Nacktkultur)的书籍,讨论在两性教育中裸体的益处,并鼓励在脱离衣物束缚之下,参与运动。 Richard Ungewitter 提倡结合体适能、日光浴、呼吸新鲜空气,然后加上裸体主义哲学,有助于增进心智与心理的适应、良好健康,以及一套经过改进的道德生活观。
这些报告及其他的广泛出版,导致一场在世界各地裸体主义的爆炸性成长,其中裸体主义者参与各项社会、休闲与健身活动。第一个已知有组织的裸体主义者俱乐部 'Freilichtpark' (自由光公园),于1903年,由Paul Zimmerman于德国汉堡附近开设。
德国
接近德国杜塞尔多夫的一处天然主义海滩 接近德国杜塞尔多夫的一处天然主义海滩
裸体主义运动在1920年代的德国显著发展,但后来在希特勒掌权后,纳粹的“统整”(Gleichschaltung)过程中受到压抑。由国家所控制的纳粹休闲组织Kraft durch Freude拒绝承认它。但是,后来发现空军头子赫尔曼·戈林一手将自己严格的反裸体观点写进'Gleichschaltung'(他是其主要作者之一),从而将他的观点强加于每个人身上。许多纳粹党人认为他做得太过分,因此在将近十年后,这套规则终于在1942年7月软化下来。 然而,所有的天然主义俱乐部必须向Kraft durch Freude注册,这意味着排除了犹太人与共产党。他们也必须在乡野举办所有的活动,因此根本就不会有机会被别人看见。
战后,东德人享受裸体主义,这成为他们在共产主义政府统治下的极少数自由之一,主要是在海滩,而不是俱乐部(私人组织可能会被政权认为具有破坏性)。 裸体主义也迅速在西德回复。今天,统一的德国拥有许多俱乐部、园区与海滩。然而,自从德国统一以来,在德东地区的某些地点,据说裸体已变得少见。自从法国地中海 Cap d'Agde大型渡假村于1960年代晚期开幕以来,已受到德国人欢迎,而且德国人往往是欧洲各地的裸体海滩中,最常被见到的外国人。
法国
1857年,Duhamel博士提出日照疗法(heliotherapy)的重要性,并且在贝尔(Berck)沙滩上,治疗罹患结核病的儿童。在1903年,S. Gay在Bois-Fourgon创建一个天然主义社区。1907年,Abbé Legrée在上司的支持下,在他的天主教学院鼓励学生到马赛近郊海滩的岩岸裸泳。《两个世界评论》(Revue des deux mondes)杂志发表了对于德国天然主义的报告。
Marcel Kienné de Mongeot来自一个贵族家庭,并且是一位第一次世界大战飞行员。他于1920年在法国开
法国加尔省的裸体健行(Randonue) 法国加尔省的裸体健行(Randonue)
启了天然主义。当时他是一名记者,在Vouloir杂志上撰文为舞者Malkowski辩护。他的家人曾患有结核病,而且他见证到天然主义是一种疗方,且是古希腊人传统的延续。1926 年,他创办Vivre intégralement (后来称为'Vivre ')杂志,以及法国第一家天然主义俱乐部:斯巴达俱乐部,位于靠近埃夫勒的Garambouville。在地方上有反对意见的情况下,其他俱乐部快速跟进。他在法庭的胜诉,立下了在私人产业上裸体是合法的判例,只要有篱笆围起遮掩。 André 与Gaston Durville博士开设一座天然主义健康中心,编辑《生活圣人》(La vie sage)(1924)杂志,并在Île du Levant买下70公顷土地,在其上建立Héliopolis渡假村。这个渡假村对大众开放。François Fougerat de David de Lastours博士在第一次世界大战遭到毒气攻击,而且由于曝晒阳光而得以痊愈,他在1925年撰写一篇关于日光疗法的论文,并于那一年开设俱乐部,名为Club gymnique de France。Jacque de Marquette撰写关于天然主义与和素食主义的文章。1936 年,政府部长拉格朗(Léo Lagrange)认可天然主义运动。
Albert与Christine Lecocq曾是这些俱乐部的活跃会员,但在意见分歧后离开,并于1944年创立自己的旅行俱乐部Club du Soleil。 它很受欢迎,并拥有在84个城市的会员,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天然主义俱乐部。1948年,他们成立了“法国天然主义联盟”(Féderation Française de Naturisme)。1949 年,他们创立Vie au Soleil杂志,而且1950 年他们在蒙塔利开设了世界上第一个天然主义度假中心,位于Vendays-Montalivet的CHM-Montalivet。1951年,他们协助促成国际天然主义联盟。
Cap d'Agde (Quartier Naturiste at Agde)设立后,提供不同形态的社交裸体活动。1975年最大的度假中心Euronat (占地335公顷)开幕,位于Vendays-Montalivet北方10公里处,一直满载经营。1983年,法国天然主义联盟被接受为正式的旅游与青年运动。SOCNAT为这项运动提供管理与财务稳定,并且在法国有五个中心,在西班牙有一个中心。度假中心开始形成合作行销,并以五星级地位为其目标。其公开宣传资料的品质,与穿着纺织品的度假公司所提供的资料几乎无从区别。
在这种良好气氛下,裸体健行(Naked hiking, Randonue),这种未经核准的裸体探险形式已受到欢迎,而且传统上以谨慎日光浴闻名的区域已被天然主义者重新造访。裸体主义者受到接纳,甚至可在许多大众的穿纺织品海滩实行裸体。
在2007年,法国有150座会员俱乐部提供假日住宿、50座度假中心、正式的天然主义海滩、未正式的海滩和许多家庭,天然主义者在其中游泳、日光浴,这是常见的。天然主义组织雇用超过三千名员工,据估计对法国经济有二亿五千万欧元的价值。
波兰
第一个有文献记载的天然主义社团成立于1897年,位于格鲁琼兹。在战前与战后,波兰的天然主义都在封闭与选定的区域进行。有文献记载的天然主义地点为Zaleszczyki(在今天乌克兰)与Otwock。在共产主义制度下,波兰的 天然主义变成非官方,而且大多位于Krynica Morska、Międzyzdroje与Dębki等地的艺术boheme所施行。
在1980年代早期,天然主义流行起来,主要是由于人们增加对新闻媒体的兴趣。随着街头音乐歌曲"Chałupy Welcome To"(关于在Chałupy的天然主义海滩,影片中的特色是海滩裸体),成为波兰1985年的夏季热门歌曲,像是Chałupy或Rowy等地的裸体海岸地点,成为一般的波兰日光浴者所熟知。波兰的天然主义协会成立以及几宗法律诉讼之后,在某些经过选择的“非官方”海滩与偏远地点,人们变得容忍天然主义。
在今天的波兰,在一些海边和内陆河滩实行天然主义。大多数的波兰泳滩实际上是可穿可不穿,而不是天然主义。其中最受欢迎的地点是 Międzyzdroje、Grzybowo、Rowy、Pomeranian Voivodeship、Dębki、Gdańsk与Piaski。最受欢迎的内陆地点包括华沙 (Wał Miedzeszyński)、Kazimierz Dolny与克拉科夫附近的Kryspinów。在冬季,天然主义由在华沙及波兰三联市的有组织团体所施行。大众的天然主义者活动,每两个月在波兹南罗兹的水上游乐园举行一次。
英国
在英国,第一个裸体俱乐部于1924年,成立于艾塞克斯的Wickford。根据Michael Farrar,为英国天然主义撰文的作者表示,这个俱乐部所采用的名称“蒙内拉社群”(Moonella Group),源自土地所有者的名字Moonella,并且称这个地点为“营地”(The Camp)。蒙内拉本人在1965年时依然在世,但其身分仍有待发掘,他在1923年继承这幢房屋连同土地,并提供给“新裸体健身协会”(New Gymnosophy Society)的某些会员使用。这个协会在先前几年,由H.C. Booth, M.H. Sorensen与Rex Wellbye 等人成立,以“英国裸体健身协会”(English Gymnosophical Society)的名义进行活动。这个协会在伦敦High Holborn的“米讷瓦咖啡”(Minerva Cafe)集会讨论,这里是“妇女自由联盟”(Women's Freedom League)的总部。获准加入蒙内拉社群的人们都是经过仔细挑选,而且这个俱乐部是由创会会员之一的一位“贵族”所经营,所有的成员都有一个“俱乐部名字”以保持其匿名性。由于相邻土地建立起建筑物,这个俱乐部于1926年关闭。
到1943年,有一个群所谓的“阳光俱乐部”,他们共同组织英国日光浴协会(British Sunbathers Association)或BSBA。1954年,一群不满BSBA运作方式的俱乐部离开,并组织英国太阳俱乐部联合会(Federation of British Sun Clubs )或FBSC。这两个组织彼此敌对了一阵子,最终再次于1964年整合为英国天然主义中央委员会(Central Council for British Naturism)或CCBN。该组织一直保持大致不变,但现在更普遍简称为英国天然主义(British Naturism)或BN。
1961年,BSBA年会一致认为,裸体主义者(nudist)这个字是不恰当的,应该加以抛弃,转而使用天然主义者(naturist)这个字。
第一个正式的天然主义者海滩,在1978年于黑斯廷斯附近的Covehurst湾的费尔莱特格伦(Fairlight Glen)开幕,接下来是在布莱顿和Fraisthorpe的海滩。布赖德丁顿(Bridlington)于1980年4月启用。
美国
在美国,德国移民库尔特巴特尔(Kurt Barthel)在1929年举办的第一次裸体主义者活动,就在纽约市郊外的树林里,而且他创立了美国身体文化联盟(American League for Physical Culture,ALPC)。1931年,基督教天然主义(Christian naturism)运动,在新泽西荷兰归正教派(Dutch Reformed)牧师布恩(Ilsley Boone)的领导下,成为美国第一个天然主义运动。最初,布恩是美国身体文化联盟的副主席,但在1931年10月成
在裸体海滩合影,2008年 在裸体海滩合影,2008年
为主席。布恩在1939年将这个俱乐部改名为美国日光浴协会(American Sunbathing Association, ASA)。天然主义开始拓展到美国各地。为了在裸体主义场所,创造一种家庭气氛,布恩坚持在所有会员俱乐部禁止饮用酒类。以私人俱乐部和营地型态的社交裸体主义,开始在1930年代出现。 罗克洛奇俱乐部(Rock Lodge Club),距离纽约市约40英里(65公里)的新泽西州斯德哥尔摩,从1932年开幕,目前仍在运作。在美国其他地方,1935年的一则广告宣称在南卡罗来纳州的海岛保护区,是“最大和最悠久的"度假村,可以整年都裸体。裸体主义约在1939年,首度开始出现在美国西海岸和加拿大。在这一年,加拿大第一个俱乐部,凡谈会(Van Tan Club),在卑诗省北温哥华成立并一直持续到今天。在美国华盛顿州斯坡坎(Spokane)北方约45英里(70公里)的卡尼克苏国家森林牧场,在同一年开幕,目前仍在运作。
根据加拿大天然主义者联合会与卢平天然主义俱乐部(Lupin Naturist Club)的历史,布恩在1951年被推翻,因为会员不满意他的独裁作风。这一点,连同布恩希望在比其他人所期望的更接近纽约市的地方,开设一个新的俱乐部,使他成立全国裸体主义者议会。布恩在1960年代离开后,ASA变得更世俗,就像当时美国社会一般。1980年创立的天然主义协会(The Naturist Society,TNS)是由李巴克森德尔(Lee Baxandall)担任裸体海滩运动的继任者。TNS强调在公共场所的裸体,而不是在私人场所,虽然它也资助几项在私人度假胜地举行的年会。
1995年,ASA更名为美国裸体休闲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Nude Recreation,AANR)。AANR代表270多个俱乐部与度假村,是美国在国际天然主义联盟的代表。AANR的总部位于佛罗里达
AANR分为七个区域:AANR东区,AANR佛罗里达州,AANR中西部,AANR西北,AANR西南,AANR西部,与AANR西加拿大。
随着当代互联网在1990年代中期开始发展,美国的基督教天然主义变得比以往更有组织。每年一度的基督教裸体主义者会议,在2000年代早期开始举行。
2009年7月11日,ANNR所主办的一项推广裸体主义的活动,在美国几处俱乐部和海滩,创下了同时裸泳人数最多的纪录。一些州和地区报道了首度举办的这类主流裸体活动;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直到最近依然是没有AANR裸体俱乐部的最大型城市之一,看到如此大规模裸体主义者的努力,成功地组织了马里兰地区天然主义协会(Maryland Area Naturist Association, "MARNA")。
目前,在美国只有两种裸体主义或天然主义的杂志继续发行:N杂志由天然主义协会发行,Naturally杂志由Internaturally发行。两本杂志都是季刊,支持裸体生活方式与娱乐。N杂志具有更积极的倡导者导向,而Naturally重点放在旅游机会和个人的裸体主义经验。
加拿大
在加拿大,全国各地的个人在二十世纪早期,对裸体主义、裸泳与身体文化产生兴趣。1940年以后,他们出版属于加拿大的杂志,<日光浴与健康>Sunbathing & Health,偶尔报道地方新闻。在1930年代和1940年代,加拿大人在几座城市里有分散的几个团体,其中一些团体吸引到足够的有兴趣者,组织了在私人土地上的俱乐部。 最重要的俱乐部是凡谈会,以及在安大略省的阳光空气俱乐部(Sun Air Club)。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于加拿大军队服役的人,遇见了来自全国各地志同道合的人,并且在他们停留欧
加拿大卑诗省基隆拿,女子准备裸泳,2007年 加拿大卑诗省基隆拿,女子准备裸泳,2007年
洲期间,经常前往俱乐部。对于战后的俱乐部组织者而言,这些人就是已经准备好的新会员来源。几年后,战后移民带来了许多欧洲人,他们具有丰富的天然主义经验,他们不仅快速增长了会员规模,也组织了自己的俱乐部,帮助加拿大从东海岸到西海岸,扩大裸体主义的规模。 大多数的俱乐部团结在加拿大日光浴协会(Canadian Sunbathing Association),该协会于1954年加入美洲日光浴协会(American Sunbathing Association )。加拿大日光浴协会的东部和西部会员之间的分歧,导致它于1960年分割为西加拿大日光浴协会(Western Canadian Sunbathing Association, WCSA)和东加拿大日光浴协会(Eastern Canadian Sunbathing Association, ECSA)。东加拿大日光浴协会在接下来的十五年,经历了很多内部斗争,导致其在1978年正式解散。西加拿大日光浴协会延续至今,现在的名称是西加拿大裸体休闲协会(Western Canadian Association for Nude Recreation, WCANR),是美国裸体休闲协会的一个区会。
1977年,魁北克天然主义联合会(La Fédération Québécoise de Naturisme, FQN)成立于魁北克省,由Michel Va&iuml;s发起,他在法国西南部的旺代蒙塔利韦(Vendays-Montalivet)体验了欧洲天然主义。1985年,加拿大天然主义联合会(Federation of Canadian Naturists,FCN)在FQN支持下成立。1988年,FQN和FCN组成了FCN-FQN联盟,成为国际天然主义联盟的加拿大代表。
免费海滩
许多人以非正式管道,第一次接触到无衣自在的活动(例如裸体海滩、可穿可不穿海滩、在树林里的朋友住处,在岸边的一场派对或裸泳)。
天然主义和体育
天然主义,一直与健康生活方式和运动携手并进。虽然奥运不再如同在古希腊时代一样'裸体',但有一些地方层次及国际体育比赛是裸体举行。例如,在西班牙北部的Sopelana镇的一处半天然主义海滩,每年都会举办一场天然主义者体育赛事。
世界天然主义日
国际天然主义联盟决定六月的第一个星期日为世界天然主义日(World Day of Naturism)。在这一天,各地的天然主义者协会举办一些活动,以宣传天然主义者的哲学。

天然主义人口统计

编辑
●1999年,加拿大天然主义联盟委托一家全国性的民意调查机构,调查加拿大人对于裸体的态度, 其中发现,8.9% 的加拿大人曾经或者会造访天然主义设施。有11.6% 曾经或者会与一群人一起裸泳;39% 的人在家中裸体;天然主义者的所得高于国民平均所得;都市居民比乡村居民更可能成为天然主义者。
●1983年,美国天然主义协会资助一次盖洛普民意调查,并在2000年重复做一次,发现了以下事实:
美国: 1983/2000 盖洛普民意调查
1983
2000

  

  
问题
你是否相信,那些享受裸体日光浴的人们,应当可在不受政府干预下从事这项活动,只要他们是在一处被接受可做这项用途的海滩上?
72
24
80
17
地方政府与州政府现在将一些公有土地,设定为特定的休闲用途,例如雪车、冲浪与打猎。你是否认为,应当设定一些特定且隐密的区域,提供给那些享受裸体日光浴的人们?
39
54
48
48
你个人是否曾在一处海滩、游泳池或其他地方,与一群混合著男人与女人的群体一起“裸泳”或从事裸体日光浴?
15
83
25
73
●2005年,英国CCBN 委托一个调查机构,对其会员进行问卷调查, 发现英国人当中:
我们(英国人)如何探索天然主义:
外国海滩
29%
英国海滩
20%
报纸
15%
朋友
9%
父母
8%
自我信念
6%
电视/广播
5%
网络
3%
H&E杂志
3%
其他
2%
是否曾是天然主义俱乐部会员?
58.5%
41.5%
你曾否使用英国的天然主义海滩?
经常
22.4%
偶尔
40.1%
很少
18.7%
从未
18.7%
你如果使用外国的天然主义度假设施:
自炊
58.5%
饭店
41.5%
自有营帐
12.7%
租用活动房屋车
10%
自有活动房屋车
8.7%
青年旅社
6.6%
朋友
4.4%
汽车房屋
4.2%
自有住宅
3.1%
租用营帐
2.4%
其他
3.3%

天然主义社交裸体的议题

编辑
天然主义指出、挑战和探讨了无数的禁忌议题:各种刻板印象,关于人体的裸体呈现、混合各个性别的裸体,个人空间、人的性倾向、gymnophobia,得体行为、身体吸引力、虚荣、客体化(物化)、剥削与同意。天然主义可能因此而具争议性。
天然主义社群的问题
1965 年,Bruce Tuckman写道,任何一个社群必须经历四个阶段: 成形、动荡、规范、发挥作用。我们可以依据这个脉络,了解当前对于天然主义各个层面的压力:
●天然主义俱乐部自我孤立- 已有稳固基础的俱乐部排斥新会员加入,并拒绝新观念
●在社会变革时代之中的家庭运动- 有其必要并受到期望的变革,脱离一种对于一项改变与选择所做的永久承诺。
●多重世代的不同偏好-每个世代是一种特定的社会群体,它必须有自己的准则,这与共同规则相一致。
●俱乐部 vs 度假中心-具有不同根源的各个组织发现,它们很难建立共同的规则。争论发生在,某些拥护一年到头都必须坚持天然主义理想的组织,以及那些认为只将天然主义视为夏季休闲的组织之间。天然主义俱乐部正在衰退,而在任何度假胜地使用天然主义设施的人数正在上升。自由海滩的使用者的人数可能超过希望加入俱乐部的人数。
●支薪员工及志工-很多俱乐部当年以合作社型态成立,但这个价值改变了,当俱乐部开始支付薪水给某些会员或工作时。 当俱乐部支薪给某些会员,让他们担任营地管理者时,情况变得益加困难。
●受到其他组织所渗透--多年来,许多俱乐部严格执行"无单身者"政策,来维护俱乐部的家庭性质。许多其他社会群体实行非家庭的裸体主义,无论是社会的单身者,同性恋天然主义者或赶时髦者(swingers)。
●暴露狂与偷窥狂- 他们在天然主义社群中,就像在穿着衣服的社群中一样不受欢迎。天然主义媒体 –带有某些关注议题的家庭天然主义社群,与天然主义出版品与DCD 的出版商。
●少年裸体夏令营-某些社会关怀团体认为这是一个增长过快的社会运动。
●不遵守传统的天然主义者- 主要是在俱乐部之外,虽然他们也偶尔造访俱乐部。
裸体主义与天然主义的杂志
有人建议,可将裸体主义与天然主义的杂志归为四类:
●由一个正式的全国组织所发行的杂志,例如英国的BN (CCBN)、加拿大的 Going Natural / Au naturel (FCN/FQN)、美国的Nude & Natural Magazine。
●为天然主义者发行的杂志,例如Naturally。
●独立发行的杂志,例如H&E naturist,其中包含一定比例年轻女性专业模特儿的照片,这是受到天然主义社群所反对的部份。
● 只有年轻女性专业模特儿照片的杂志,许多天然主义者以及杂志竞争者对此不表赞同。
在这里举出的第三群,确实刊登一些天然主义专栏(例如在<健康的日光浴>[Sunbathing for Health]杂志的“阳光小径”[Sunny Trails]),以及广告,提供给真正的天然主义俱乐部与社团,当主流出版品不会包括这些内容时。很多俱乐部和团体都因此感谢他们。
对于某些天然主义者而言,有一个两难,他们觉得需要在某些杂志的言论内容,但不赞成他们的某些摄影内容。为第四群杂志写作的作家并未普遍得到天然主义者的尊重,但他们的话题经常被新闻媒体所引述,视为有权威的资讯来源。
天然主义者俱乐部愿意让媒体拍摄,但是播出内容并未反映真正的天然主义,到最后一般都会被媒体幽默嘲讽。
对于互联网的分析,显示了这些趋势。天然主义者和裸体主义者的网站被归于同一类别。许多网页展示了暴露的甚至色情的图像,这是完全与天然主义者的理想无关,它们在网页上采用“天然主义者”或“天然主义”等字眼。然后,这些讯息被媒体记者或支持审查制度的运动者所采用,营造一种对天然主义的虚假形象。
今天,在许多欧洲国家,有许多高品质的天然主义者杂志,反映了在俱乐部和度假村之中,不同的性别和年龄群体组合。

天然主义批评

编辑
Descamps列举对于天然主义的批评:这样子太冷了;正常的身体看起来丑陋----天然主义只适用于那些体态优美者;这样太难为情了;天然主义违反法律,或违反宗教;“裸体主义让我想到性”;天然主义是对于原始人或动物。
大多数大众对于天然主义的批评,源自于:
●天然主义这个名词正确的使用情境,对于这些情境的评论,是天然主义者与非天然主义者所共同关心的。例如:在确实具有天然主义内容的网站上,贴上天然主义的标签,往往是为了鼓励这些网站。
●对于天然主义者活动的批评,往往是来自一位作家的想像,他并未在相关的图书馆研究天然主义。
天然主义有时可能包含某些情色的层面,即使说,在媒体与大众心态以及当代的天然主义者与天然主义者组织之间,关于这项议题的争论,往往是简化的且以负面态度看待。在历史上,关于情色感觉的经验与讨论,在天然主义活动当中,例如舞蹈与体操,在早年的德国天然主义扮演重要角色,而且成为它与自然的“正面”连结。然而,一直等到天然主义传播到在性态度上更加保守的英国与美国文化时,在天然主义之中的情色表现型态与讨论,才成为让人们蹙眉的话题。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中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