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洋房

编辑:大豆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5 08:28:13
编辑 锁定
中西合璧的“东山洋房”一般红砖清水外墙、柱式门廊、柚木门窗、小庭院……“东山洋房”是广州特有的民居建筑,印证着羊城多元文化并存的历史,更构成了这里别具一格的城市风貌。
中文名
东山洋房
所属地区
广州市越秀区
地理位置
东山新河浦路恤孤院路
相关人物
毛泽东、陈独秀、李大钊、谭延闿
特    点
有典雅的西式风格的柱廊
历    史
上个世纪华侨商富的居住地

东山洋房地理位置

编辑
广州东山新河浦路、恤孤院路一带,清静而整洁。马路不宽,两边却生长着葱郁的古木,有盘根错节的大榕树,也有高大袅娜的玉兰树,洒落一地清凉的绿意。
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掩映其间的一栋栋洋房民居楼。它们一般单家独院,高两三层,红砖清水墙,具有典雅的西式风格的柱廊。这些房子新旧程度不一,有的略显陈旧,斑驳的外墙无语话沧桑;有的则经过一番修葺和翻新,窗户宽大明亮,雪白的纱帘翻飞,别具韵味。
这一片洋房,便是上个世纪达官贵人、华侨商富的居住地。先是从海外归来的侨胞,在昔日的郊野建起一批西式住宅;接着,高官显贵、军政要员,也纷纷来这里大兴土木,结庐营宅。一时间,“东山洋房”如雨后春笋般矗立,形成与“西关大屋”迥异的独特景观。
这些洋房里,还曾经活跃着一个时代的风云人物:毛泽东、陈独秀李大钊谭延闿陈济棠……重温这段历史,依然让人觉得惊心动魄。
走近东山洋房,我们仿佛触摸到那个风雷激荡时代,这个城市急速跳动的脉搏。

东山洋房“东山少爷”西式生活

编辑
“现在恤孤院路、新河浦路、培正路一带的洋房,是广州城内最早出现的整片具有西式风格的住宅区。它们大多吸取了欧美各国的别墅形式,并且结合广州地方建筑特点建成。这种新型民居建筑打破广州民居千篇一律的面貌,是城市建筑风貌的一个突破。”广州市地方志办公室研究员陈泽泓介绍说。

东山洋房归国华侨东山置业

编辑
广州旧城东门外的东山,明代时多是山丘荒地和乡村道路,居住在这里的,都是在城里人看来土里土气的乡下人。所谓“东村西俏,南富北贫”,这种说法在明代《广东通志》里已经出现。明末清初,在东山也建有一批园林、寺庙,但还是改变不了偏僻荒芜的状态。直至上个世纪初,东山还是离城约1500米的郊野,遍布着山冈、稻田、菜地、鱼塘、坟墓、竹林,生活在这里的是寺贝底村和山河村的农民,人烟稀少。
1906年,基督教美国南方浸信会在东山兴建神道学校校舍、培道学校校舍等,并把其机构从长堤全部迁来这里,后来又创办学校、医院和慈善机构等。在辛亥革命鼓舞下,华侨的爱国热情被激发,一些人开始返国进行投资。由于东山宗教气氛很浓,生活设施完备,颇合他们的宗教信仰和生活习惯,他们选择了东山。
1915年,美国归侨资本家黄葵石组织了大业堂,向政府征得龟岗荒地1.2万多平方米,并且将地掘平,划分为龟岗一、二、三、四马路,经营地皮买卖。随后,一班原籍开平的美国华侨先后到这里购地建房。不久,美国华侨杨远荣、杨廷蔼两兄弟,掘平龟岗附近的江岭小丘,修筑江岭东西街。这是归侨在东山置业的前奏。开发之初,在东山的建筑物不超过一百处,而且零星地散布在各山冈上。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回国探亲的华侨增多,他们带来较多的侨汇,急于寻找投资增值的出路。特别是二十世纪20年代末以来,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爆发,部分海外华侨回国,把一部分资本移至国内,在东山的房地产投资掀起高潮。
昔日的郊野菜地上,一座座有欧美建筑风格的私家洋房别墅耸立了起来。据不完全统计,即使经过战争破坏,建国前在新河浦路、恤孤院路一带,仍有洋房400多座。建国后,东湖街对部分侨房进行调查,发现这些侨房的业主来自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巴拿马、马来西亚、菲律宾、日本、澳大利亚等地,而其中以美国华侨居多。可见,在20世纪前期,在东山置业的华侨地域分布甚广。

东山洋房达官贵人聚居地

编辑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在东山,除了华侨富商巨贾会聚,不少军政要员也纷纷在此大兴土木。现在的合群路、美华路、达道路、梅花村等地方,是他们兴建别墅公馆的主要地点。
其中最具气势的,要数陈济棠在梅花村兴建的公馆。它建于二十世纪20年代,占地5610平方米,院子内建有4栋两层砖、混凝土结构的楼房,各栋之间有天桥或阶梯相通,院内遍种青竹花草,传统园林的假山流水和六角凉亭与西式廊柱相映成趣,门前大路两侧种植梅花,梅花村由此得名。它的周围,东有林直勉公馆,南有徐景堂公馆,西有林时清公馆、陈维周公馆,西南有李扬敬公馆,清一色的西式建筑,在这一片区域拔地而起,比肩而立,真可谓气势恢弘。
当时,在此建宅的军政界知名人士还有林翼中孙科、林逸民、陈庆云等20多位国民政府军政要员。国民党高级将领余汉谋在保安后街建了楼房三座,在百子路建两层楼房一座。国民党抗日爱国将领李汉魂在新河浦路建了一座三层楼房。国民党高官胡汉民在达道路、当时民政府主席林森在烟墩路均有住宅。连一向在外省的军阀阎锡山于右任也曾经在东山居住。
除此之外,这里还曾先后居住过多位国共两党的风云人物,如曾在春园居住的毛泽东、陈独秀李大钊张太雷罗章龙等,曾居住在可园的廖仲恺,居住在简园的国民政府主席谭延闿
居住在洋房中的主人们,大多生活条件优越,深受西方文化影响,一杯红茶、一个壁炉、一栋洋房,这是他们生活写照。正由于他们在穿着打扮、生活方式、审美趣味等方面与普罗大众相去甚远,人们把他们称作“东山少爷”。

东山洋房“五大侨园”清静典雅

编辑
在地图上看,新河浦路、恤孤院路、培正路等街道并不起眼。
恤孤院路,两广浸信会1920年在建华侨住宅区时,在恤孤院旁开辟而得名。别看这条略显狭促的街道只有短短几百米长,一直往前走,你可以看到逵园和春园。这两座洋房,连同隅园、明园和简园,合称东山的“五大侨园”,在东山洋房的建筑中较具代表性。
这一天,阳光明媚,我们在恤孤院路一带的街区停停走走,开始寻找东山洋房。

东山洋房逵园:中共“三大”会址

逵园坐落于恤孤院路9号,很容易便可以找到它,因为正对着它的是一个宽阔的广场,上面矗立着中共“三大”会址纪念碑。逵园建于1922年,由美国华侨马灼文所建。历经80多年,这栋高三层、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房子,外墙红砖依然保存完好。首层、二层的仿希腊式柱,重新进行了粉刷。楼房上方建有突出的拱门楼,门楼上塑有“1922”字样,按照西方建筑的习惯,这可能是逵园的建造年份。
逵园现在是私人庭院,被一堵围墙围了起来。房子前面有两棵笔直的假槟榔树,直插云霄。以前,逵园的庭院遍植花木,特别是蒲葵树,郁郁葱葱,所以人们渐渐地,也就把这里称为“葵园”。
逵园本身的故事不多,但在历史上,却扮演了一个独特而光荣的角色。原来,中共“三大”会址之所以选择恤孤院路上一座毫不起眼的砖木结构瓦屋,是因为这里地处郊区,偏僻幽静,人烟稀少,有利于保密工作。但是从外地来广州参加会议的代表,却遇上了不易找到会址的麻烦。幸好正对着“三大”会址的逵园,在一片简陋低矮的旧式瓦房中十分突出,尤其是门楼上的“1922”的字样,成了代表准确识别中共“三大”会场方位的一个坐标。后来,中共“三大”会址在抗日战争期间被炸成一片烂地,也正是逵园,这个会址才得以重新被辨别确定。

东山洋房春园:“三大”代表居住地

从逵园向南继续行走,到了尽头便是春园。
春园20世纪初由美国华侨所建,宅屋坐北向南。面前是新河浦路,再往前便是绿树环抱的新河浦小河。以前,小河还可以通行机动船,涌边有个慈菇塘,可见当年这一带交通方便,周围是池塘、蕉林环绕的空旷的田园风光。春园,名字富有诗意,园主人在这里建了三座小洋楼,分别是现在新河浦路的22、24、26号。这三座洋房统一的式样,楼高13.5米,每层进深19.1米,宽9.8米,颇有气派的西式风格,显示出主人别具一格的品位。现在,这三座洋楼都重新经过修葺和粉刷,其中24号楼由政府进行保护和管理,另外两栋分别是私人使用和用作新河浦幼儿园。
春园,曾是中共“三大”代表居住的地方。1923年6月,中共“三大”召开前夕,中共中央机关迁到广州,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和出席会议的党领导人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瞿秋白张太雷蔡和森向警予等,就住在春园24号。在这里,还曾召开过中共“三大”预备会议和中共第三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会议。
房子里每个房间都按照以前的摆设放置着床、桌等,仿佛在唤醒人们对这段不平凡历史的回忆。在二楼,有一个面积不大的客厅,正是在这里,曾经活跃着这些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他们讨论修改中国共产党党纲、党章,起草大会的宣言和各项决议草案,推动着中国革命的进程。

东山洋房简园:建筑风格中西合璧

简园位于培正路上,是南洋烟草公司简氏兄弟所建的别墅。简照南简玉阶兄弟,是20世纪初我国有名的华侨实业家,1906年在香港创办“南洋烟草公司”,提倡国货,与英美烟商竞争。当时,培正路一带还是一片田园果林,具有欧洲建筑风格的简园落成,十分引人注目。
建成之初,这座洋房高三层,前花园有喷泉花圃,围墙上部以绿釉陶竹筒装饰,券拱式门楼上端是飘出的阳台。首层门廊入口处,还立着一对威严的宫廷式狮子,为这座宅园增添中西合璧的韵味。
简园建成之后,曾用作德国领事馆。二十世纪20年代,国民党要员谭延闿曾住在这里。中共“三大”在广州召开期间,毛泽东常在会议休会时,到简园拜会时任大元帅大本营建设部长的谭延闿,争取他支持国共合作。
历经80多年,简园旧时的花圃,被用作一个停车场,房子有人居住着,二楼还拉起防盗网。涂刷着米黄色粒状灰砂的外墙倒保存良好,依稀可以窥见当年的风采。

东山洋房明园:“洋房别墅”原貌依稀

简园的斜对面便是明园。明园在建成之初,是两幢风格相同的三层红砖楼房,中间入口为罗马柱式门廊。明园环境幽静、绿树遮阳、清爽宜人,环绕着的是一片竹林。当时,在这里住的都是一些华侨。由于附近没有什么楼房,明园被人们称为“洋房别墅”。
现在,明园的围墙大门依然保存着,但原来的红砖楼,被一栋白色的新房子完全阻挡了,穿过一扇斑驳的铁门,沿着小路往前走,才能看到传说中的洋房。其中一栋正在修葺,另一栋由一黄姓人家居住,当年的面目已难以辨认。

东山洋房隅园:英伦风格“西曲中词”

在寺贝通津42号,还有一座有特色的洋房——隅园。它的设计者、最初的主人是广州早期留英、美学生伍景英,1925年国共合作时期,他曾担任海军造船总监。
隅园大约于1931年建成,整体风格源自英伦。但伍景英在设计时将英伦建筑风格融进本地特色。英式洋楼的阳台多是全封闭的弧形阳台,但为了适应南方闷热的天气,隅园的阳台设计成凹陷进去的通风阳台。阳台在英式梁托上,加上中国独有的吊钟花形,这种建筑风格被人称为“西曲中词”。
隅园现在属于私人庭园,外面竖起了高高的围墙,旁边建起了一栋两层蓝色房子。虽然如此,依然可以清晰看见洋房的琉璃瓦硬山顶红砖清水墙,庭园里生长着多种不同古树,郁郁葱葱,供人遥想当年的清静、典雅。
词条标签:
楼盘 建筑 地点 其他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