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等人制

编辑:大豆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2 05:37:43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元代四等级制一般指四等人制
四等人制为后人总结的元朝实行的民族等级制度。元朝建立后,蒙古人作为统治民族列为第一等级。其次根据所征服地区民族的时序,又依次分为色目人汉人南人三个等级。四等人的政治待遇有所区别,在任职、科举、刑律等方面,均有不同的待遇[1] 
四等人制最早是由屠寄在《蒙兀儿史记》中提出的[2]  ,虽然还没有发现有史料记载元代明确实行四等人制的法令[3-4]  ,但是元朝时期蒙古贵族享有特权以及存在民族压迫是学术界公认的[5] 
中文名
四等人制
外文名
Four of people
产生年代
中国元代
等级顺序
蒙古、色目、汉人、南人四等

四等人制名称

编辑
这一元代社会特有的语境描述,应是滥觞于日本元史学者箭内亘“三等人制”[6]  。1916年箭内亘采用了“种族阶级”这一概念[7] 
而最早提出元朝存在“四等人制”的是屠寄著作的《蒙兀儿史记》[2]  ,之后则被学者广泛的引用[8-9] 

四等人制民族划分

编辑
元朝政府没有组织过任何形式的民族成份辨别活动,只是将具有不同民族成份的人笼统划分为四个群体: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和南人[7]  。由于元代的民族区分是非常模糊的。所以“色目”一词有时指西域人,有时也指蒙古人[10-11]  。同本学者旁公田善之则认为在元代户籍制度上并没有蒙古、色目、 汉人、南人四个并列的分类方式[12] 
第一等蒙古人为元朝的“国族”,蒙古统治者称之为“自家骨肉”。第二等为色目人。第三等汉人(又称汉儿),概指淮河以北原金朝境内的汉族和契丹﹑女真等族,以及较早为蒙古征服的云南人,及最晚为蒙古征服的四川人。高丽人也属于这一等。第四等南人(又称蛮子﹑囊加歹﹑新附人),指最后为元朝征服的原南宋境内(元江浙﹑江西﹑湖广三行省和河南行省南部)各族。汉人﹑南人绝大部分都是汉人和汉化的汉人。
蒙思明将等级大致分为两级:蒙古、色目人为一级,汉人、南人为一级[7] 

四等人制史料及勘误

编辑
刑法
  • 元典章》规定蒙古人扎死汉人,只需仗刑五十七下,付给死者家属烧埋银子即可;汉人殴死蒙古人,则要处以死刑,并"断付正犯人家产,余人并征烧埋银"[13]  。元廷设置将“斗杀”单独特殊化是有社会背景的,至元九年(1272年)五月,朝廷颁布了"禁止汉人聚众与蒙古人斗殴"的禁令[14-15]  。况且《元典章》卷四三有明确记载:至元二年(1265年)二月,忽必烈下诏:"凡杀人者虽偿命讫,仍征烧埋银五十两。若经赦原罪者,倍之。“杀人偿命是基本原则,斗杀上的区别只不过是细化的结果,虽然确实存在严重的区别对待[16] 
伯颜弊政
  • 至元元年(1335年)十一月,废除科举。
  • 至元三年(1337年)四月,“禁汉人、南人不得持寸铁”[17]  。或“癸酉,禁汉人、南人、高丽人不得执持军器,凡有马者拘入官”[18] 
  • 蒙古、色目殴汉人、南人,不得回手[17] 
  • 天下治平之时,台省要官皆北人为之,汉人、南人万中无一二。其得为者不过州县卑秩,盖亦仅有而绝无者也[19] 
至正元年(1341年),伯颜下台,脱脱上台,废除如上弊政[20-22] 

四等人制争议

编辑
元朝存在“四等人制”是现如今学术界的公论,而迄今为止并没有发现任何元代有把臣民明确划分为四等的法令和史料,这也是学术界的公论。最早提出元朝存在“四等人制”,是民国时期出版的《蒙兀儿史记》。屠寄提出元朝存在“四等人制”,本身也没有任何史料依据[2]  。时间越往上溯,所谓的人分等级的区分就越模糊,所局限的领域就越小。有些现代学者在提到四等人制时,同样强调其局限在政治领域。
事实上,“人分三等”的说法出现更早。魏源就谴责过明人说元代用人行政“皆分内外三等”。他根据史实反驳,认为“初无内蒙古色目外汉人南人之见”,到中叶之后,才“始分畛域”[23]  。元代的民族区分,是非常模糊的[24] 
元朝的法律虽然为蒙古、色目人规定了许多特权,但是真正利用法律到处横行不法的只是蒙古、色目贵族 ,而广大蒙古、色目劳动人民与汉族劳动人民一样,过着受压迫剥削的生活。贫苦的蒙古人甚至有被贩卖到异 乡和海外当奴隶的,这在《通制条格》和《元典章》中也屡见不鲜[25-27] 
蒙古语言系统里根本没有“色目人”[28]  。在同时代的非汉语史料中,是找不到相当于“色目人”的词汇或概念的。色目人的词源是汉语,这个概念也只存在于汉语中。色目人一词及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的划分只是存在汉语世界即通用在汉族之中。总之,色目人就是汉族的认知世界的产物。直到元朝中期连执法官吏也不清楚对色目人的明确界定。色目人的范畴由法律规定、社会习俗和文化背景的差异而产生。汉族和非汉族之间的制度区别是由汉人官员提议的。在户籍制度上没有划分蒙古、色目、汉人、南人之四个并列的分类方式。在元代户籍,收拢外来的户(侨寓户、北人户)是为了确保赋税及处理纠纷、犯罪等问题,与“约会”有很大关系。这种户籍制度是“集团主义”的表现[29] 
四等人制在所谓用人行政上也是有问题的。汉人担任的总管和蒙古人担任的达鲁花赤品佚相同、俸禄相同,比色目人充当的同知还要高一级。而达鲁花赤负责监督,并没有什么特权。在元代的中央要员里,汉人南人的比例确实较少。但这并不是一种民族歧视,而是“根脚”[30-31]  。蒙元建国出力最多的是北人,按照中国“打天下坐天下”的那套政治逻辑,他们的族群自然在政治资源上更加优越。
1368年元惠宗退回长城以北的草原后,江南地区有众多的元朝遗民[32] 

四等人制评价

编辑
蒙思明指出,实行这一政策的目的在于借参用各方力量以实现对其他“种族”的牵制,削减被征服者的反抗力,以保持其既得权利[7] 
杨志玖认为蒙古统治者对汉人不放心,重视和利用色目人的管理才能和兵力统治、镇压汉人,实行的是民族压迫与民族分化政策,引起了民族之问的矛盾。萧启庆在《西域人与元初政治》一书中指出,忽必烈即位之初推行汉法,意图通过任用汉人以达到笼络汉人的目的,但李埴叛乱事件削弱了其对汉地士大夫的信任感,故此借重西域人的力量牵制压抑汉人。他认为这一政策引起汉人的反感, 是导致元代短命的一个主要原因[7] 
蔡凤林认为,元朝统治者不能平等对待元朝境内各民族的思想根源是蒙古贵族的文化属 性和双重政治认同。而色目人的地位高于汉人和南人是因为蒙古人与色目人在文化上更为相似,蒙古军队在其征服战争中得到过色目各族的军事援助[7] 
李大龙在指出以往学界仅仅以民族歧视和压迫来评价元朝“四等人”政策的历史作用是不全面的。通过分析“四等人” 政策,他认为“四等人”的划分既有维持大一统的需要,也是对宋辽金元时期民 族融合成果的一种承认,而以蒙古为国之根本、色目和汉人互相牵制的政策又导 致了民族分布格局的巨大变化,进而为更大范围内的民族融合创造了有利的条件[7] 
吴风霞指出元代实行“四等人”制度的政治目的有二:防范其他民族的反抗,维护蒙古民族绝对的优越地位;一面联合各族上层为其统治服务,一面又实行民族分化,有意造成民族问的不平等,使其互相钳制[7] 
《中国通史1》:元朝统治者公开地、毫不掩饰地把各民族按照族别和地区划为四个等级。蒙古人为第一等,色目人为第二等,汉人(北方的乣汉,包括契丹、女真)为第三等,南人(南宋统治下的江南人民)为第四等。不同等级的民族在政治上、法律上享有不同的待遇,权利和义务都极不平等。元朝统治者规定蒙古族拥有多种民族特权,从而保证了蒙古贵族优越的社会地位,防止了民族的被同化。元王朝也因此显示出比辽、金等王朝更为浓烈的民族色彩,对各族人民实行着残酷的民族压迫。元朝的政治制度和军事制度,在元世祖忽必烈统治时期,已经基本上建立起来。它既不同于辽朝的“国制”、汉制两个系统并行,也不同于金朝迁都燕京后的全用汉制。元朝制度基本上沿袭金、宋的旧制,但同时也保存了蒙古的某些旧制,加以变改,并且在政治、军事、法律、科举、学校等各方面都贯穿着民族等级制的民族压迫的原则,从而使元朝制度又带有许多新特点[33] 
《中国通史2》:蒙古统治者仿效金朝在用人方面先女真、次渤海、次契丹、次汉儿的作法,分全国居民为蒙古、色目、汉人、南人四等。蒙古人为“国族”。色目人在当时是指唐兀人、畏兀儿人及其以西诸族出身的人们。汉人指淮河以北原金朝境域内的汉族、女真、契丹、渤海人,四川、云南两省人口,以及高丽人等。南人又称蛮子,指江浙、江西、湖广三省以及河南行省襄、郢、两淮等地的原南宋臣民。迄今所知,元朝政府并没为四等人的划分颁布过专门的法令。但它却反映在有关他们政治、法律地位以及其他权利和义务方面的诸多不平等规定中。忽必烈在位时期,这种民族分化政策已经基本形成,其后构成元王朝统治秩序的一个很大特点[34] 
《剑桥中国史》:色目人是蒙古国法律上承认的第二等人。随着蒙古人对北部中国的兼并和其后对整个中国的占领,又在法律上出现了另外两等人。在蒙古人统治下,征服者与被征服者的划分在范围上有了定义并被宣布为永久性的,这是在以往征服者的统治下都未曾有过的[35] 
参考资料
  • 1.    四等人制  .内蒙古新闻网[引用日期2014-12-26]
  • 2.    《蒙兀儿史记》卷六《忽必烈可汗》(1934):于时大别人类······为四等。曰蒙兀人。曰色目人。曰汉人。曰南人。
  • 3.    《元史》、《明太祖实录》这两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史料,均未提及元朝的“四等人制”。明太祖朱元璋多次提及元朝末年的弊政也从未给提及“四等人制”。《元史》的洪武刻本至今犹存,《明实录》的明朝抄本至今存在多个明代抄本,所以不存在所谓的“清朝篡改过”的问题。
  • 4.    朱元璋反元时期,也并未将四等人制作为讨伐元朝的罪证,明太祖“禁胡语、胡服、胡俗、胡姓名”,史书上却没有记载他提出反对“四等人制”。
  • 5.    王东平:元朝并没有把民族明确分为四等的专门法令,但是在诸多政策法令法规中,蒙古人色目人享有特权,这恐怕是人分四等这一说法的来源。
  • 6.    箭内亘(日)《元代社会の三阶级》刊于大正五年(1916)的《满鲜地理历史研究报告》第三辑对于“三等人制”的定义是:蒙古-色目-汉人三阶级。并且认为这种等级制度是严格的,把它与印度的种姓(caste)相类比。与“四等人制”最大的区别就是,这里漏掉了基数最大的“南人”。而箭内亘先生所说的“三等人制”,却是将南人包括在汉人之中。但是随着时间和历史的发展,出现了一些变化。
  • 7.    黄平平(2012)《元代“身份法”研究》
  • 8.    蒙思明《元代社会阶级制度》(1938):元代法定之种族四级制,读史者皆类能言之。
  • 9.    钱穆.国史大纲:商务印书馆,1940:638
  • 10.    《至正金陵新志》中蒙古人被划入色目人之中。
  • 11.    在《元典章》中,也有官员讨论后认为蒙古人也属于色目人
  • 12.    旁公田善之(日)《色目人与元代制度、社会——重新探讨蒙古、 色目、汉人、南人划分的位置》
  • 13.    《元典章》卷42《刑部·诸杀》
  • 14.    《通制条格》卷27《汉人殴蒙古人》
  • 15.    宋濂《元史·本纪第八 世祖五》
  • 16.    《元典章》卷43《刑部·诸杀二》
  • 17.    权衡《庚申外史》“至元三年”
  • 18.    宋濂《元史·卷三十九 本纪第三十九》
  • 19.    《草木子·克谨篇》
  • 20.    宋濂《元史·卷一百二十八 列传第十五》:然伯颜自诛唐其势之后,独秉国钧,专权自恣,变乱祖宗成宪,虐害天下,渐有奸谋。帝患之。
  • 21.    宋濂《元史·卷一百二十八 列传第十五》:至正元年,遂命脱脱为中书右丞相、录军国重事,诏天下。脱脱乃悉更伯颜旧政,复科举取士法,复行太庙四时祭,雪郯王彻彻秃之冤,召还宣让、威顺二王,使居旧藩,以阿鲁图正亲王之位,开马禁,减盐额,蠲负逋,又开经筵,遴选儒臣以劝讲,而脱脱实领经筵事。中外翕然称为贤相。
  • 22.    生于1314,却没有“一生一世”   .新华网[引用日期2015-06-29]
  • 23.    魏源《元史新编》
  • 24.    《元典章》:除汉儿高丽蛮子外俱系色目人
  • 25.    《通制条格》卷27《蒙古男女过海》
  • 26.    《元典章》卷57《刑部一九·杂禁》,《禁下番人口等物》
  • 27.    《元典章》卷57《刑部一九·禁典雇》,《禁典卖蒙古子女》
  • 28.    《事林广记》续集卷八。蒙古译语(至元译语)
  • 29.    船田善之(日)《色目人与元代制度、社会------重新探讨蒙古、色目、汉人、南人划分的位置》(《蒙古学信息》第2期)
  • 30.    箭内亘(日)《元代社会の三阶级》大正五年(1916)《满鲜地理历史研究报告》第三辑
  • 31.    “根脚”制度是指根据个人的家世晋用官员,若干皇室的家臣家族被认为是“大根脚”,世享荫袭特权。也具族群含义,在元朝属于大根脚者皆为蒙古、色目人,汉人南人“根脚”皆不大,处于不利地位
  • 32.    从文天祥与元代遗民看中国的“民族主义”  .网易百家博谈[引用日期2015-06-29]
  • 33.    《中国通史》1
  • 34.    《中国通史》2
  • 35.    傅海波(德)崔瑞德(英).《剑桥中国辽西夏金元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
词条标签:
组织机构 社会 文化 历史 中国历史